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一种相思 两处闲愁
    小吵怡情,大吵伤身,不过,吵吵更健康。

     ——林言

     不知道安安和沈易南的事情究竟怎么处理的,反正结果就是沈易南似乎更喜欢赖在林言家里,周末一呆就是大半天,看看碟子,拌拌嘴,或是干脆睡一觉。

     自从上次林言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才知道,沈妈妈去世后,沈董事长身体突然变得很差,整个人也没有以前的精神和魄力,沈易南被迫接手沈氏。所以每日西装革履,穿梭在各种商战中。尤其是刚刚开始的时候,集团内部有些股东会分化,不少董事仗着自己的资历各行其是,沈易南工作的尤其艰难,也怪不得每次都是皱着眉头,一副没睡好的样子。

     似乎最近公司渐渐走向正轨,他也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结果,沈易南是放松了。林言没法放松了,一周会有两三天,两个人一起吃晚饭,沈易南似乎特别喜欢和林言逛超市,除非白天工作很累,他接了林言下班,就直接出去吃,否则大多数时间都强烈要求去超市,买满满的一购物车,看着林言一件一件的把他拿下来的东西再放回去,他就觉得其乐无穷,有时候,林言气急了就会数落他

     “做惯了少爷,就老老实实的一边呆着,不要总是帮倒忙”

     沈易南的认错态度十分诚恳,但是下次照做不误。

     每次两个人逛完超市,林言都像打了一场仗,筋疲力尽,最悲惨的就是,每每回到家,沈易南就大咧咧的松松领带,直接歪倒在沙发上,开口第一句话一定是:“林言,我饿”林言哭笑不得

     “沈易南你还是孩子吗?怎么这么会折磨人”

     “孩子也会饿的,我姑且把你刚刚说的话当成一种夸奖。”

     “、、、、、、”

     林言只好认命的去做饭,做好饭,通常再叫醒已经睡着了的沈易南,看着他迷迷糊糊的吃饭。心里觉得好笑极了,相处的久了,发现沈易南其实很好伺候,只要食物味道别太刺激,基本上你做什么他吃什么。而且他吃东西特别单一,尤其是刚刚睡醒的时候,头脑还不太清醒,就只吃离自己最近的一盘菜,别的看都不看,林言总是吃了一会就把菜调换个位置,然后看着沈易南还是吃面前的那盘菜,虽然已经不是他刚刚吃的。

     最近,不知道沈易南在哪发现了林言小时候的影集,于是每次饭后都津津有味的翻一遍,偶尔还会掺杂些点评

     “林言你有没有觉得你小时候的眼睛更漂亮一点?”

     “有区别吗?还不都是我”

     “当然,看你小时候的眼睛,多清澈,哪像现在,大多时候波澜不惊,不过我猜你心里一定暗潮涌动。”

     “沈易南,你不去当编辑真是浪费人才了”

     “对对对,就像现在你的眼神,看似平淡但我敢保证你一定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想杀了我,哈哈”

     “我还没恨到要杀了你,那多没风度”

     “你若是真能恨到杀了我,我也死而无憾了”

     “胡说八道”

     “没听过由爱生恨?爱有多深恨有多深,你既然还有心思考虑自己有没有丢了风度,想必也没把我放在心上”

     听着沈易南貌似失落的声音,林言被他说的一阵阵恶寒

     “沈易南我觉得你还是适合当演员,这感情,绝对的收放自如,刚刚不是还在嘲笑我,转眼就一副千年痴情种的模样。高手”

     “算了。在你这,就是琼瑶阿姨来给你讲故事,你也未必会感动的流一滴眼泪。”

     “被你说的我好像很狠心?”

     “不,你不狠心,你缺心”

     “、、、、、、、”

     一场对话通常都是结束在林言的沉默上,沈易南要么不张口。若是存心较真起来,林言还真就不是对手。

     最近几天,林言倒是清闲了许多,因为她和沈易南在无数小吵拌嘴后终于爆.发了一场比较大的战争。起因是,沈易南下班后约林言吃饭,林言觉得沈易南的车连同他的人都太招摇,要求他不要直接停在杂志社门口,她不想ROSE天天追着自己八卦。虽然沈易南坚决反对,但是在林言的高压政策下还是屈服了,可是他们吃饭时正巧遇到ROSE和杂志社的其他编辑,寒暄在所难免,问道他们的关系是,林言脱口而出:“啊,表哥,”ROSE走后,沈易南就此火冒三丈

     “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表妹,嗯?”

     “哎呀,我随口说的,”

     “那你怎么不随口说我是你老公呢”

     “这个不行,大家都知道我单身,”

     “我现在深度怀疑,你不让我去杂志社接你是不是因为你还喜欢岳倾岩?”

     林言本来自觉理亏,不想再惹他,结果听到这话,也火了

     “沈易南你能不能别总是自作聪明”

     “难不成你是被我说穿了心思所以恼羞成怒?”

     “无聊”

     之后就是冷战,谁也不联系谁,林言觉得世界终于清静了。三天之后的一天早晨,林言睡醒后拿出了手机,也许真的是自己太过分了?可是转念想想,两个人的关系本来就很微妙。何苦庸人自扰,就此结束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想清楚了,生活又恢复了正常。本以为沈易南就此成为过去,结果又是一个星期一,下午林言收拾好包包,准备下班,一出门就看见沈易南的车停在对面,电话响起来

     “上车”

     还没等林言回答。就挂断了。

     林言上车,还没有坐稳。车子就飞一般的窜了出去。懒得和他计较,林言对着窗外发呆,车子还在一直开,开了好久,天都快黑了。

     “沈易南,你要去哪?”林言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怎么?怕了,放心我不会卖了你,就你这种没心肝的女人,即使买了也不会卖出什么好价钱”。

     “、、、、、、”

     终于,在林言昏昏欲睡不知多久后,车子停了。沈易南把车熄了火就直接下车了。林言忙也跟着推开车门。车子停在一个庄园,面积很大,正面是一幢白色小别墅,两侧都是橘树,看得出有专人修剪,倒像是一个初具规模的小橘林。应该是听见发动机的声音,林言看见有人从房子里出来,走近了,原来是一个老管家,看上去憨厚老实

     “易南?刚才张妈还说你今天应该回来,我想着这么晚了,以为你有事耽搁了,快进屋”

     沈易南看了看旁边的林言

     “不了,你带她进去,让张妈给他安排个房间,我一会回来”

     “好,这位小姐跟我来”林言想着沈易南估计还在跟自己生气,也没多说,就跟着管家进去了。室内很宽敞,装修风格不同于上次安安Party时的奢华,而是一种素雅。

     “你猜的还真准,易南回来了,估计看他妈妈去了,快给这位小姐安顿一下”看着从厨房走出来的张妈,老管家兴高采烈的说。张妈看上去也很慈祥,她看了看林言,笑得很开心。

     “小姐跟我上楼吧”楼上有几间卧室,跟着张妈走进左手边的第二间,房间贴着印花壁纸,都是木兰,看上去温婉舒心。

     “小姐今晚就住这里吧,我一会把睡衣还有一些生活用品送来,易南就住在你对面,有什么事要是觉得不方便叫我们。找他也很方便些”

     林言想着,找谁都比找他方便。张妈依旧笑盈盈自顾自地说

     “易南应该是去看他妈妈了,等他回来就吃晚饭,林小姐要是累了,就歇会”

     林言笑的点了点头,张妈就下楼去了。林言在房间转了转。家具上一点灰尘都没有,看来张妈很勤快,走到窗前,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二楼,窗下就是别墅的后院,小小的草坪上有一张秋千,还有几张藤椅,想必主人常在这里喝茶吧。

     咚咚咚。张妈把衣物送过来,安置妥当后,又端上来一杯热牛奶

     “林小姐先喝杯牛奶,做了这么久的车也一定很累了”林言笑着接过

     “麻烦了”张妈看林言乖乖巧巧的样子,笑的脸上的皱纹都展开了

     “夫人要是还在,她一定会很喜欢你的,易南出生后,夫人身体很不好,所以就搬到了这里,在这住了四年呢,后来易南被沈董接走后,夫人就常在后院的藤椅上对着秋千发呆,哎。你说我说这些干什么”

     “后来易南大了,寒暑假就都回来陪夫人待一阵子,不过。他从没带过女孩子来这里,你是第一个呢。”说完对林言慈祥的笑笑,显然,张妈吧沈易南当成自己的儿子,也把林言当成了准媳妇。

     “前两年夫人身体一直不好,易南把夫人接到了花田,那里交通方便些,景色也好,后来,哎,夫人终归还是喜欢这里、、、”

     “易南是个好孩子,从小就特别聪明,还孝顺,对我还有张管家都很好,就是有的时候性子别扭了点,不过心肠很善良”

     “岁数大了,说起话来就没头了,你歇着,吃晚饭时我再来叫你”

     轻轻地给林言带上了门,林言靠在床边看风景,想着沈易南小的时候一定就是坐在那个秋千上吧。想着想着就出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