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之所以有的女人能保持风度,从不发火,那绝对是因为还没有碰到让她抓狂的男人。舒榒駑襻尤其是自作聪明的男人,切记切记

     ——林言

     林言本来不想回家,他让自己等他,那就偏偏不让他如意,可是转念又觉得,那是我的家,因为他的短信自己就无家可归了,完全没道理呀,我只是回家补眠,绝对不是听他的话,等他。

     磨磨蹭蹭的回到家,看得出屋子明显是被清理过,不过一些隐私的,或是工作上的东西没有动。林言绝不相信沈易南回打扫屋子,果然,桌子上放着保洁公司的名片,看来是保洁阿姨帮忙的。

     挑了两个片子,看的实在是索然无味。林言觉得,太悠闲只会让人颓废,颓废也就算了,在胡思乱想那就是自己的不对了,不如投身到工作,于是开始赶稿子,把这一个月的工作计划全部调出来,列了个菜单,一样一样的作,越来越进入状态。不知不觉,天都黑了,林言还在乐此不疲的作排版。电话响了。随手接起来,用肩膀夹着,两只手号不耽误的照常打字。每当进入工作状态,林言都是这副样子

     “你好,哪位?”

     “你没有来电显示吗?”听见沈易南百年不变的音调,林言顿时觉得心口堵的慌

     “刚才随手接起来,没看是谁,你要是没事我挂了,我正在工作”

     “工作?这么晚了你还在杂志社?”

     “谁规定工作一定要在杂志社,我在家里。好了不要打扰我”

     “那我在打扰你一句”

     “说”

     “、、、、、、”

     “算了,明天下班我去接你。就这样,你忙吧”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电话忙音,林言深表无奈。打扰我工作的是你,让我工作的也是你。

     散开头发,感觉头发也得到了释放,倒了杯香槟,林言觉得最近的事情太多,乱麻一般。连带着自己的判断力也跟着下降。自己明知道安安和沈易南马上就要订婚了,却还在这和沈易南打着哑谜,且不说沈易南如何打算,要是以前的自己定会毫不犹豫的早早抽身,又岂会弄出这些状况,闹得如此伤神。叹了口气。初秋的夜空深邃静谧。可是即使是微风,也会感到阵阵冰凉。直吹得人一阵阵发冷,不过冷点好,也能清醒些。

     **********************************************************************************

     刚刚开过例会,林言总觉得岳倾岩今天魂不守舍的,即便是那日宿醉也不见他有一丝异常,可是今天完全不在状态,ROSE的审核计划从交给他就一直扔在桌子上。看都没看,可怜我们的玫瑰花儿呕心沥血做出来的成果就这么备受冷落到一边。会议草草结束后,岳倾岩就一直在办公室没有出来。

     “想必能让岳倾岩如此反常,应该就是安安了”林言在心里暗自猜想。

     到了下班时间,正想着昨天沈易南的电话,结果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电话又响起来

     “我马上就到了,你收拾好东西,晚上想吃什么?”想着岳倾岩和安安的关系,自己真的不想在这种时刻当炮灰

     “我临时有事,要不、、、、”

     “哪来那么多事,林小姐,让人白走一遭是不礼貌的”

     “、、、、、、”

     “岳倾岩下班没?”

     “啊,没有,他还在办公室”

     “刚好,我有事找他,行了,见面说”

     林言留在原地,算了,淡然就好。果然,没多久,沈易南就到了,黑色西装,看起来严肃潇洒。不理会门口的林言直奔岳倾岩的办公室。

     杂志社只有ROSE和林言没有下班,看见沈易南,ROSE的八卦花苗马上被点燃。

     “林言,这是谁啊,你有没有觉得他好帅,总编的朋友?以前也没见他来过啊。看样子一定是个富二代,对了,据说总编的家境就不一般,喂,林言,怎么,难不成你也被迷倒了,要不发什么呆”

     “林言,你进来”沈易南突然出声叫林言进去

     “哇,林言你认识他”

     林言向ROSE摆了个噤声的手势,就进去了。

     岳倾岩和沈易南各坐在办公桌的一边,谈判的架势摆在眼前,看到林言进来,沈易南没有表情的说“林言,你坐到一边听着就好”,岳倾岩嘴唇动了动,终究没说什么。

     “你昨天是什么意思?你这样对安安公平吗?”岳倾岩微微皱着眉头,首先发问

     “我想我应该说的很清楚了。无论是安安,沈董事长,还是你,我做的这个决定不也早在你们预料之中?”

     “你这根本就是在和沈叔叔赌气,你别忘了沈叔叔的身体”

     “我没有那么幼稚,若是赌气我是不会接手沈氏集团的,我已经按照他的安排,努力做一个商人,绝不可能在听从他的安排,和安安在一起”

     “可是你难道不能照顾一下安安的感受吗?她对你的感情,从小就是”

     说到这,岳倾岩的眼神黯淡

     “那我对安安有没有爱情大家更是心知肚明,安安自己也清楚,我若是真的娶了她,那才是真正错误,另外”沈易南笑了笑“倾岩,有时候不要感情用事,抓得住机会,才看得见未来”

     “好了,我要说的都说了,至于安安,我想你这个倾岩哥哥是不会放手不管的”

     谈话似乎要结束了,林言正在考虑怎么离开这里,就听见岳倾岩对自己说

     “林言,你可听懂了?”

     岳倾岩向林言无奈的笑笑,林言这才反应过来,之所以这场谈话把他叫来,完全是沈易南的自作聪明,他看见林言和岳倾岩在Party上姿态亲密,以为林言喜欢岳倾岩,所以特意让她听着,也就是变相的告诉自己,岳倾岩喜欢的是安安。自己没戏,好幼稚的男人。

     看见林言也不回应,沈易南走过来,拉住林言的手就直接走出了杂志社,留下一直在偷听的ROSE瞠目结舌。

     车子开了好远,林言都没有说话。

     “想吃什么?”

     “、、、、、、”

     “要不买点菜,回去做?”

     “、、、、、、”

     突然一个急刹车,幸亏带了安全带,要不然林言真的会怀疑自己被甩出去,林言惊魂未定。

     “喂,你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急刹车”

     “你就这么喜欢岳倾岩?听见他喜欢别的女人,就变成这幅沮丧的样子,别告诉我你还想来一个为情自杀的桥段”听着沈易南的阴阳怪掉,林言简直要疯掉

     “谁喜欢岳倾岩了,你在哪看出来我喜欢岳倾岩了,他喜欢安安和我有什么关系,还有,自杀?我看你刚才倒像是要自杀的样子,居然急刹车,现在什么都缺,就不缺马路杀手,你自己要发疯就去找个没人的地方,真是无聊透顶”

     沈易南从没见过林言发这么大的火。突然就笑了

     “你笑什么?”看见刚刚惹火自己的男人居然笑得这么开心,林言觉得,刚刚自己和他说话就是个巨大的错误。

     “吃饭去,吃饭”

     沈易南也不接招,林言只能自己闷闷的生气。有时候最郁闷的不是吵架输了,而是对手根本不屑与和自己吵。就像一记重拳打到了软棉花上,白费力。车子重新上路,这次开得很稳

     因为林言一直保持沉默。沈易南就直接把车开到一家意大利菜馆。

     一顿饭下来,林言吃的毫无胃口,倒是沈易南颇为开心,还点了一瓶红酒,以前一起出去吃饭,红酒从来都是禁忌物品,自从林言上次闹胃痛,更是完全禁止,真不知道沈易南哪来的那么开心。

     临近尾声,沈易南忽然幽幽开口说:“林言,不如你嫁给我怎样?”

     林言一杯酒差点没洒身上,看着眼前这个刚刚惹自己生气,长得还算标准,脾气异常刁钻的男人,林言真是无能为力。浅酌了一小口

     “我能把这理解为沈先生在向我求婚吗?”

     “当然,不过如果你能答应那就更好了”

     “开什么玩笑,我不答应”

     “为什么,难道你不觉得这段日子我们相处的还算愉快?”

     “林先生,拜托你下次求婚能找一个好点的时机”

     “我以为你现在应该心情不错?在我的提点下结束了一段错误的暗恋,对吧”沈易南笑得更加灿烂,林言已经被他气得毫无平时的淑女风度。

     “沈易南,你真是够极品的了,我谢谢你如此深明大义,拯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

     “既然如此,似乎应该回报一下吧,我不介意以身相许”

     “我介意”

     “小气。这么凶会影响你的形象的”

     “、、、、、、”

     一路上,林言都没有消气,车子到了楼下,林言先一步打开车门,绝尘而去,留下沈易南自己在原地,笑而不语。

     林言打开灯,换了身衣服,坐在沙发上揉了揉揉脚。还是不习惯穿高跟鞋,哎,习惯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真不知道沈易南那个家伙搞什么鬼”林言自言自语着,她倒是没把沈易南的求婚当真,无非又是调侃她的小把戏而已。

     不知不觉走到窗前,沈易南居然还没有走,正靠在车边,应该是在吸烟吧,路灯把它的身影拉得长长的。夜晚的风,凉凉的。

     (喜欢就要收藏哟,O(∩_∩)O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