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他猩红着眼:“林言,你真行!”(6000字)
    五十七章他猩红着眼:“林言,你真行!”(6000字)

     看着她身下的一地鲜血,有那么一瞬间,我想,我做错了,可是,若是可以重新来过,我仍旧会如此,只是,我是决计不会同意她下楼去!既然已经错了,那么不如错到最后!

     ——程远

     宽大的办公室一地狼藉,角落里的一面镜子被生生的打碎,男人右手滴着血,可是眼神却比那鲜血还要猩红。舒榒駑襻

     晋安轻轻地敲了敲门,没有回应,随即扫了一眼早已被吓傻了了方秘书,壮了壮胆子。推门而入,文件纸张散落一地,镜子的碎片反射出一束束刺眼的光,上等大理石的地面上飘着几张照片,孤零零的宣示着主人的愤怒。

     “很好看吗?”

     “啊,沈董,你有什么吩咐”

     “我看你是不想要你的饭碗了,为什么查了这么久都没有林言的消息!”

     晋安的脑门已经都是冷汗。

     “我们已经找遍了上海,但是还是没有消息,是属下无能!”

     “废物!”

     几张照片被沈易南狠狠的摔过来,里面的女子笑容恬淡,可是此时却是如此的刺眼。隆起的小腹和身边站的着的男人让晋安几乎以为出现了幻觉!

     “董事长,这、、、”

     “还用得着废话吗?马上去订最早的航班,飞济南!”

     右手还在滴血,可是却丝毫不觉得痛。林言已经离开半年了,就在他翻遍了上海之后,这个女人就这样硬生生的闯入他的视线,带着怀孕的身子,和初恋的男人!多么滑稽。

     只觉得喉咙一阵甜腥,随即一口鲜血沿着嘴角流出。

     “林言,你真行!”

     ***************************************************************************************************************************

     离林言的预产期还有一个月,本来还早,可是程远却已经慌得不得了,若不是嫌弃医院的药味太重,程远恨不得现在就让林言住进去,免得出差错。总是有那么一瞬间,程远就是这个家的男主人,孩子的爸爸。ZIZL。

     小雅最近开始忙里忙外的准备住院要用的东西,小至宝宝的奶瓶,玩具,大到婴儿床。乐此不疲,兢兢业业!

     “你们两个不要这么紧张啦,还有一个月呢。生孩子的是我,又不是你们!”

     林言一边吐葡萄皮,一边对这两个手忙脚轮的人狂翻眼皮儿。==

     “姐姐,早些准备总是好的,免得回头措手不及啊!”

     “可是这也太早了!”

     “言言,你就老老实实的呆着,不要操心,小雅说的对,早些准备总要方便些”程远对着林言无奈的笑笑。真是不省心呢。

     一边的小雅拼命点头,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有多赞同!

     “姐姐你忘记当初你有多紧张啦,睡着了还念叨着要好好照顾宝宝,现在却在笑话我们,真是五十步笑百步!”

     当初?是啊,草草的呆着快三个月的身孕逃难一样的躲到这里,每天拼命的吃,即使恶心的要命,可是还是要逼着自己吃点那些东西,因为怕宝宝不健康,怕留不住。似乎着六个月下来,心里真的慢慢踏实了。感受着宝宝偶尔调皮的胎动,原来并不真实的感觉此刻却无比的真实!

     扶着肚子缓缓的踱步到阳台,楼下的一草一木,小喷泉,小草坪,似乎哪里都有生活过的痕迹。低头,嘴角含笑

     “宝宝,妈妈真的尽力了!”

     眼波流转,只觉得窗外的一个身影竟是那么熟悉,心中升腾起一丝异样,可是只是一瞬,就再也找不到!

     “言言,别在这里站太久,你现在要一百二十万分的小心!”

     “知道了知道了,”自然地扶上他伸过来的手,嘴角微挑,笑意却不达眼底!14710973

     或许是看错了?可是为什么会觉得心口那么痛?

     *************************************************************************************************************************

     “我想去楼下的亭子坐会,再有半个月就要囚禁在医院里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解放!”

     看着林言撅起来的小嘴,程远最佳含笑,若是时光可以停留在这一刻,那该多好!

     小雅小心的扶着林言,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

     “姐姐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出来散步,真不让人省心!”

     “呀,你个小丫头,是不是现在有人给你撑腰了,居然干涉我的人身自由?”

     “哪有,就是先生,也不赞同你出来啊,只不过他拗不过你就是了”

     美滋滋的点头,这倒是,^_^

     秋风吹过,院子里的落叶铺了一地,倒是有些诗情画意的感觉!

     费力的捡起一片,兴致勃勃的把玩着。眼神都透着柔软,小雅看得入了迷,难道每一个要做妈妈的人身上都会有这么温暖的感觉吗?

     “小雅,你看好看吗?”

     目光始终盯着手心的树叶,可是却在不知不觉的心跳慢了半拍。抬起头,眼前是一张在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的脸!

     “为什么要躲到这里?”沈易南的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颤抖!

     这是他朝思暮想,翻遍了大上海,都没有找到的女人,再见面,他想说,其实我很想你,他想说,我后悔了,就这么放开你,他想说,其实我很爱你。

     可是话到嘴边,却再也没了原来的样子。

     “为什么要躲在这里?”

     林言的眼眸满是晶莹,可是却只能呆呆注视着面前越来越愤怒的面庞。

     “我再问你话,回答我,为什么要躲到这里!”

     小雅着实被男人的气势吓到了,可是看着林言反常的样子,只得硬着头皮。

     “先生,你怎么这么没礼貌,没看见姐姐是孕妇吗?怎么可以这样大呼小叫的!”

     孕妇?沈易南的眼神从猩红变得冰凉。眼神不由自主的扫向她高高隆起的小腹!

     “孕妇?是啊,消失了六个月,再见面,已经有孩子了对吗?当妈妈的感觉幸福吗?我看你刚才不是心情很好,怎么,见到我很扫兴?”

     “沈易南,你。”

     林言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沿着眼角滑落,却不知道还说些甚么。这些日子的委屈,担忧,悲伤,逃避,思念,为什么终于相见,会是这样的场景?

     “我怎么样?就这么不想看见我,还是因为当初你亲手杀死了我们的孩子,所以见到我会觉得愧疚?”

     林言的眼泪流得更加凶,可是却死咬着嘴唇连哽咽都没有一声。沈易南的心已经碎了,她哭了,她哭得很伤心,可是要怎么才能安慰你,要怎么才能让你重新回到我身边。

     苍白的小脸竟然慢慢的泛起一丝笑。

     “你说得对,我就是因为不想见到你,所以才躲到这里,我就是不想要你的孩子,所以早就在我流产之前就吃了避孕药。我现在就是觉得很幸福,离开你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很幸福。那么,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为什么?”

     她的话像是一把刀子,狠狠的刻进他的心里,那痛的滋味,远比手上触目惊心的伤口来的重的多。

     “林言,你怎么就可以这么狠。你怎么可以这么狠!”

     沈易南像是疯了一般,两只手掐住她的肩膀,一边摇晃着,一边咬牙切齿的对着林言大吼。

     小雅早就吓坏了,看见远处买东西回来的程远,如同遇见了救星。

     “先生,先生”高声的呼唤下,程远蹙着眉,看见发了疯的沈易南,飞速的跑了过来。

     用力扯开了沈易南,将林言护在身后。

     镜经镜后。“沈易南,你发什么疯,你没看见言言大着肚子吗?”

     程远手忙脚乱的一边检查林言有没有受伤,一边轻言哄着满脸泪痕的林言。

     “林言,这就是你躲起来的理由吗?你不要我的孩子,就是因为他吗?”看着面前这副光景。

     沈易南的口气越来越低,低到尘埃里。

     “姐姐当然是因为程先生,这还用多问吗?你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啊?难道看不见吗?”

     眼神中泛着绝望和悲伤,是啊,看见那些照片,他一直在催眠自己,那不是真的,他一定要把她带回来,把他带回来。可是,现在,他们就在眼前,多么和谐的一家三口啊。

     “易南,你不该这么对言言”

     沈易南早已双眼猩红,林言还在呆呆的流泪,自始至终没有一声言语。

     “林言,你喜欢他是吗?你喜欢他什么?喜欢他的钱?你想要多少,恐怕还没有我给不起的数字!嗯?喜欢他的脸?这么喜欢,从六年前喜欢到现在?”

     暴力的拉过毫无防备的程远,一记重拳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力道大的程远一个趔趄,半跪在一侧,嘴角的鲜血直流。

     林言飞快的跑了过去,一边检查程远的伤,一边拿出纸巾不停地给他擦。

     “呵呵,这回有反应了?看见他挨揍,有反应了?不发呆了?”

     “林言,你行,你真行!”

     **********************************************************************************************************************

     林言搀着程远起身,愧疚看着他淤青的嘴角,悲凉的眼神中浮现一丝笑意,抬手拭了拭泪。

     转身正视着愤怒的男人。

     “沈易南,你听好,我只说这一次,我自始至终从没有爱过你,我以为我再也找不到程远了,所以才答应嫁给你,可是后来,我们终于再次相遇,所以我就存心,不想要你的孩子,我早就想离开你,只不过一直没下决心而已”

     “你和Mary夜夜春宵?无所谓,我从来都没有在乎过,你喜欢谁是你的自由,你爱和谁做爱也是你的自由,我早就说了,你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咱们的孩子没了?那更好,少了牵绊,所以我不知有多开心,你觉得我很伤心,我为了孩子惋惜?错,你错了,这只是我的自导自演而已。我不过是想离开你!现在好了,咱们离婚了,我再也不是什么该死的沈太太了,我就可以和我真正爱的人在一起了,我们已经有了属于我们的孩子,幸福的未来!”

     纤细的手指拂过小腹,笑的腼腆,淡然!

     “你还想知道什么?嗯?我在说给你听?”

     沈易南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想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阻止从她嘴里说出这么多让人疯狂的话。可是,他是林言啊,是他辛辛苦苦找到的言言!

     “言言”

     低沉的嗓音下,是性感的声音,林言一怔。沈易南很少叫她言言,除了在床第之间,多数都是林言有名有姓,干干脆脆!

     “言言,你是骗我的,对吗?你是骗我的?跟我回去吧,言言”

     林言从没见过这样的沈易南,低落的语气中甚至带着乞求。就是在沈妈妈的病床前,沈易南都在强装坚强,可是,现在,他在乞求他吗?

     感觉到眼眶一阵酸涩,林言转过头去。紧攥着的双手在颤抖!

     “程远,我们回家去!”平淡的声音下早已泪流满面,可是,却只是留给男人一个背影。幸福的背影!

     转僧后,再转过一个路口,林言早已泣不成声。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却生生的停不下来。

     程远将她抱在怀里,一滴泪缓缓流而下。悄悄的流进她浓密的发,再也没了踪影。

     “言言,你爱上他了?是吗?”

     声音里带着酸涩和心痛。拿过纸巾想要擦干她的泪,可是却是无济于事!

     “傻瓜,真是个傻瓜,我的言言是个傻瓜!”

     林言一直在呆呆的流泪,双手紧紧的抱着肩膀仓皇无助!

     她怀着孩子时,却看见自己丈夫和别的女人唇齿纠葛,抵死缠绵。

     她晕倒流产时,却还要忍受那个男人至高无上的权威和冷言冷语。

     她被绑架时,身心俱疲,心心念念的等着他来带他回家,结果,他竟然连面都没露。

     她想要重新开始时,却听见冰凉话筒里,他的声音冷酷无情,他说,你只配我玩剩下的女人!

     而如今,她挺着大肚子,辛辛苦苦的为他养孩子,他居然说,“林言,你喜欢他是吗?你喜欢他什么?喜欢他的钱?你想要多少我都给得起,嗯?喜欢他的脸?这么喜欢,从六年前喜欢到现在?”

     不自觉的哽咽出声。美丽的眸子雾茫茫的一片,

     她说。

     “宝宝,你会不会怨妈妈呀,可是妈妈真的太累了,太累了”

     她说

     “宝宝,你以后千万别学妈妈口是心非,那样多傻,那样多傻”

     她说

     “宝宝,再有一个月你就出生了,可是,那个人又肯不肯认你呢?”

     夜幕渐渐浓重,只觉得哭的眼皮很沉,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却会在梦中轻声哽咽!

     *********************************************************************************************************************

     干净的小路上,依旧是那个男人,漫天的枫叶飘落,他却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空洞的眸子没了魄力,原来孤单不过是这种滋味。

     天空中居然飘起了下雪,洋洋洒洒,未若柳絮因风起!温温柔柔的落在面颊上,随即就融化了,最后融化成一条欢乐的小溪,带着泪的酸涩,慢慢的流下,蒸发!

     “沈董,下雪了,天已经很晚了,不如?”

     沾了雪的睫毛动了动,一言不发的接过晋安手里的车钥匙,银色的宾利飞快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窗外的景色飞驰而过,清冽忧愁的女生在空旷的在车子里回荡。

     “我们说好绝不放开相互牵着的手

     可现实说光有爱还不够

     走到分叉的路口

     你想左,我向右

     我们都倔强的不再回头

     我们说好一起老去看细水长流

     时间说我们从此不可能再问候

     人群中再次邂逅

     你变得那么瘦

     我还是沦陷在你的眼眸~~~”

     原来真的是在分叉的路口,你向左,我向右!只是真的要就此分开,不在问候吗?

     她说

     “我自始至终从没有爱过你,我以为我再也找不到程远了,所以才答应嫁给你,可是后来,我们终于再次相遇,所以我就存心,不想要你的孩子,我早就想离开你,只不过一直没下决心而已”

     她说

     “你和Mary夜夜春宵?无所谓,我从来都没有在乎过,你喜欢谁是你的自由,你爱和谁做爱也是你的自由,我早就说了,你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她说

     “咱们的孩子没了?那更好,少了牵绊,所以我不知有多开心,你觉得我很伤心,我为了孩子惋惜?错,你错了,这只是我的自导自演而已。我不过是想离开你!现在好了,咱们离婚了,我再也不是什么该死的沈太太了,我就可以和我真正爱的人在一起了,我们已经有了属于我们的孩子,幸福的未来!”

     可是亲爱的,为什么你从不肯回头看一眼,其实,无论你向右走了多远,我一直在原地等着你。没了你的陪伴,即使右边的风景多美,我都不稀罕。

     原来离开我会让你这么幸福,可是,亲爱的,为什么不肯相信,我会给你更多的幸福!只要你肯迈出那一步,余下的九十九步由我走完。

     夜空中的雪花还在兀自飘落,原来深秋会有雪。

     男人的嘴角扬起一丝笑,脚下加了力气,轻轻的松开了方向盘。原来飞翔的感觉是这样的美好。

     冷清的公路上,黑色宾利如同魅惑的光,在公路的最深处渐渐消失不见。

     ***********************************************************************************************************************

     “不要,不要“

     昏睡中的林言突然清醒,只觉得心跳快的厉害。

     “言言,你怎么了?”

     右手抚在胸口,那里正在隐隐作痛。慌乱的向门外跑去,飞扬的秀发上落满了雪花,一个转角,又是一个转角。满地的落叶挂上一层白霜,那个萧瑟的身影终究不在,成为了匆匆的过客。

     程远拉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语气中满是气愤和心痛。

     “你不想活了,孩子呢,孩子呢?”

     “沈易南呢,沈易南在那里?”

     苍白的脸上满是焦急,气息因为剧烈的运动而骤然起伏。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言言,你要是真的放不下他,又何苦说那些话刺激他。你明知他会误会,可是却不解释,反倒任他乱想,你究竟想怎么样,要怎样你才肯放过他,也放过你自己!”

     程远的声音越来越激动,那句怎么才肯放过你自己近乎歇斯底里!俊美的眸子蒙上了一层雾!

     眼泪再次滑落,林言的双手在惊慌的发抖!是啊,要怎么才能放过自己。不再彼此伤害,彼此纠缠!

     “啊,痛,痛”

     右手贴上小腹,只觉得钻心的痛。缓缓地瘫坐在地上,林言的脸色惨白的异常,汗珠一颗颗滴落下来。空气中是一阵粘稠的血腥。

     费力的将她拥入怀中,下身一股股血液流了出来

     “啊,血,怎么这么多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