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得之我幸 失之我命
    沈易南跑过来的第一眼,就看见林言软软的倒在了程远的怀里。舒榒駑襻看见他把她护在怀里,慌忙的抱起来去找大夫,迎面的擦肩而过。近到感受的到她熟悉的气息,柔软的发丝。可是却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冰凉的药水缓缓流进她的血液里。白希的面容苍白的可怜。林言安静的躺在那里,即使是昏睡时,也在微微皱眉。

     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指,轻轻地抚平她紧皱的眉间。竟有些不舍得移开。

     “咳咳”

     一声轻咳拉回了程远的思绪。转过身,就看见沈易南站在门口,俊俏的面容,稍青的胡茬。白衬衫的领口随意的解开几个扣子。无论何时何地,沈易南都是耀眼的。冰凉的眸子注视着程远。似是要直直的射到他的眼底。

     “言言劳累过度,体力透支”

     “我知道,刚才已经问过张教授了”

     其实刚才沈易南就来过了,只是不知要以怎样的心情来面对,妻子,哥们,过去,讲来。所幸退了出去,找了大夫了解情况。没想到自己不过离开了半个月,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自己的妻子遇到难事,首先想到的不是身为丈夫的自己,而是老情人。呵,多滑稽。再次回到这个病房。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么一幅男才女貌的情景。

     走到床边,林言还在沉睡,半个月不见,憔悴了好多。一种自责油然而生。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言言。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感觉到程远走出去的脚步,沈易南起身跟了出去。

     “这几天辛苦你了,沈氏和远非的工程协议我已经签了字,现在应该已经送到你的办公室了”

     “协议?是啊,这份协议已经拖了好久,一直到沈易南出差,都没有敲定,原来这就是照顾他沈董“妻子”的报酬?”再也不想在控制,就算丢了先机又怎样。谁是最后的赢家还是个迷。

     清了清嗓子,脸上恢复了往日和煦的笑容。

     “没什么辛苦的,照顾言言,即使多辛苦,我都甘之如饴”

     “远子,你真的要这样吗?别忘了,她现在是沈太太”

     “我没忘记,倒是你,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吧,她既然是你沈易南的妻子,那么你就应该负起你的责任,而不是在她最需要依靠的时候跑到大洋彼岸,半个月连一个电话都懒得敷衍,如果你没有那个能力照顾她,不如早些放手”

     “放手?让你如愿吗?”沈易南冷笑,薄唇扯开魅惑的弧度。性感妖娆。

     “你怎知言言不想离开你?”

     目光一滞。

     “易南,如果言言真的爱你至深,我绝不会从中纠缠,可是,你有那个信心,她是爱你的?”

     是啊,在林言的心里,他沈易南又是个什么角色呢。相识至今,她从没说出过“爱”这个字。婚后相处,相敬如宾到如同客人。没有一般妻子的吃醋撒娇。即使是母亲生病,她都会自己扛着,这个“丈夫”当得真是没意思。

     “远子,我的脾气你清楚,我看上的绝对不会轻易放手,除非那一天,我腻了,那我也会亲手毁了它”

     **********************************************************************************

     这一觉睡得好沉好沉,朦胧之间感觉到有一双温暖的手轻轻地拂过自己的脸颊,那感觉是那样的熟悉。林言想睁开眼睛,想看看身边的人是谁,可是无奈觉的眼皮如同千斤重。不知不觉间又昏睡过去。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

     再次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习惯性的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别乱动,你的手还在输液”

     清冷的男声在角落里传来。林言愣了愣,随即放下了手臂

     “你回来了”

     “嗯”

     沈易南走到床边,低身为她整理被子。感觉到熟悉的气息越来越近。林言竟觉得有些不真实,恍若隔世。

     “我睡了多久?对了,我妈怎么样了?”挣扎着要坐起,眸子里满是焦急。

     叹了口气,坐在她身侧,摆好姿势,让她可以舒服的靠在自己怀里。

     “你已经睡了两天一夜了,放心,妈现在状况很稳定,今早上也退烧了。”

     松了一口气,心里顿时觉得放松了好多。想问问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想问问他怎么忙了这么久,为什么不接自己的电话。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似乎不该管得这么宽吧。

     “听他们说你最近都没怎么吃东西,妈妈状况已经稳定了,你也该放心些,想吃点什么?”

     沈易南本想说“听程远说,可是就是说不出这两个字”

     “没胃口,算了,我想去看看妈妈”

     “一定要去?折腾了这么多天,又睡了这么久,你有力气吗?”

     一句话说到了重点,此时的林言真的觉得全身软绵绵的。可是碍着面子,颇有骨气的点了点头。掀开被子,两只脚踩在地上如同站在云端。只听的沈易南叹了口气。随即就被他抱起来。大步走出病房。

     医院的晚上更为清静,只有偶尔路过的小护士看见这幅场景惊讶之后便是脸红的走开。

     林言的双手挂在沈易南的脖子上,因为害羞而微微发红的脸蛋紧紧地埋在他的胸口。

     “喂,怎么这么远?到了没啊?”

     看着怀里害羞的人,沈易南心情舒缓了好多,她真的是瘦了,瘦到抱在怀里都没有什么真实的感觉。

     “你可以自己抬头看啊”

     林言咬了咬嘴唇,气愤急了,被他这么抱着,那还有脸见人啊。顿时无声,头埋的更加低。

     感受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不急不缓的步伐,熟悉的气味。这一周来的惊慌,担忧,委屈,迷茫不知不觉涌上心头,眼睛酸的要命。

     暗自警告自己“坚强,坚强,不坚强软弱给谁看。坚决不能让沈易南小看了自己”可是眼泪就是这么不争气,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胸前的一片温热灼伤了他的心。她现在就在距离他心脏最近的地方,隐忍的显示着她的软弱。

     “别担心,有我在。”

     咬了咬唇,拼命的点了点头。沈易南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安抚的顺了顺她的长发。

     “到了,要我抱你进去吗?”

     “不要”

     林言急忙从他身上挣扎下来。捂着脸轻轻地推开了病房的门。

     林母还在熟睡,氧气罩下是一张憔悴的脸。

     “言言啊,没事了,大夫说了,只要能退烧就能恢复,别担心”

     伸手摸了摸额头,果然不再烧了。

     “爸,您回去歇歇吧,熬了这么多天,别妈妈没好,您再累到,这里有我呢,沈易南也出差回来了,让小白陪您回去吧。”

     “我等你妈妈醒了再回去”

     不再劝说,替妈妈掖了掖被子,转身退了出去。沈易南在门外似有所思。

     “你要是有事就回去忙吧,我在这边照顾妈妈”

     沈易南一向工作繁忙,林言可不想因为自己耽误了他的生意。

     “你可以别这么善解人意吗?”口气不善,语调不正,摆明了不领情啊!

     “我这不是为了不给你添麻烦?真是不知好歹。”

     抬手握住她的下巴,强势的对上她的眼神。薄唇微启,语若冰霜

     “你要时刻记得,我是你的丈夫,是你最亲密的人。到什么时候,遇到事情,你才能第一个想起我。”

     沈易南的语气太过冰冷,林言只觉得心头一滞。他这是在埋怨自己没有当他是丈夫吗?感觉到下巴吃痛,沈易南还

     是没有放手的意思。

     “沈易南,你弄疼我了”

     放开她,眼神中除了阴郁,更多了些不甘。抓起她的小臂,大步迈下楼梯

     “沈易南,你干什么?你要带我去哪”

     沈易南的脚步很快,林言被他死死的拽着,踉踉跄跄的跟在后面。一路上引来不少白衣天使的侧目,一直拽到了停车场,把林言塞到了副驾驶,关上门,还没等坐稳,车子就飞一般的窜了出去。

     “喂,你要去哪啊?”

     “回家”

     “回什么家啊,妈妈还在医院呢”

     “我已经让人接李妈过来了,这里用不到你,你要是在晕倒了,只能添乱”

     虽然沈易南说的确是事实,可是怎么听着就这么不顺耳。

     一路飞驰到家里。

     林言满是不情愿的下了车,有张妈照顾,还是很安心的。

     停好了车,沈易南像是拽上了瘾,从一楼拽到了二楼卧室,动作麻利的把林言推进了浴室。想来是已经分付好了,张妈早已把干净换洗衣物放在浴室里。

     浸泡在温热的浴缸里,似乎这些天的疲惫都随着蒸汽散开了。不知泡了多久,只觉得昏昏欲睡。

     沈易南靠在窗边,修长的身影格外帅气。看了看时间,她已经进去一个小时了,洗个澡要这么久?难不成晕倒在里面?得出这个结论沈易南连忙走过去,轻轻地敲门,没有回应。心中顿时慌乱了。推了推门,庆幸林言没锁门。浴室里弥漫着氤氲的水汽,看见林言如同猫儿一般窝在浴缸里,白希的脸颊翻上绯红,此番光景在眼前,沈易南无奈的笑了笑,眼神中有自己未觉的宠溺。

     拿起一个大浴巾,盖在林言身上,直接就将她抱了出来。

     突然感觉离开了温暖的水,林言猛地清醒了,看见的是沈易南那张放大的脸。还有身上仅有的一条浴巾,顿时羞涩加恼羞成怒、

     “沈易南,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你明知道我在洗澡”

     男人挑了挑眉毛

     “我敲了,可是你没应,泡澡泡到睡着,沈太太,你很丢人”

     “也不丢你的人,你管不着”

     话出口,林言顿时后悔了,这不是摆明挑衅吗?出乎意料,沈易南只是轻轻地把自己放在了大床上,仔细的盖了被子

     “睡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