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我要的恐怕你给不起
    就在林言以为,那扇门永远不会打开时,秘书小姐走过来

     “沈董请您进去”

     林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舒榒駑襻

     沈易南还在宽大的办公桌上对着电脑那一端部署工作,林言不禁疑惑,难不成他不是故意难为自己,而是真的一直在工作。见她进来,男人头都没抬,只是眉毛轻微的皱了皱。

     这间办公室,林言也不过是第二次来。

     他们没结婚时,林言从没有来过,起初多是自嘲,自己是以什么身份来这里呢?女友?似乎还没到那个程度,性伴侣?林言对于自我能力定位还是很清楚的,她自问这么高端的技术活她是做不来,所以,干脆就没来过。

     结婚后,沈易南的一份协议落在家里,恰巧林言休息,就替他送了过来,那是第一次,也是这么多年唯一的一次。现在想着,当时之所以亲自送来,还是有一些女儿家的心态在作祟的,毕竟自己已经是名正言顺的沈太太,倒是有兴趣看看沈易南如何向那么多双探究的眼睛解释,可是她似乎忘了,不是每一个人都那么喜欢解释给别人听,就比如,沈易南!

     想起那日,不过是送过来,然后就老老实实的离开了,连一顿午饭都没在一起吃。不禁苦笑,无论是沈太太还是沈先生,都闷骚到了极点。所以,完全对他的办公室没什么印象,倒是现在,才有机会仔仔细细的看看他工作的地方!

     其实严谨的装修风格,黑色白色相间搭配,却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林言本以为他的办公室会很艺术,可是,却与他想象的大相径庭!

     不过最令她惊讶的是在最右侧的小巧的酒柜,沈易南不喝烈酒,众人皆知,可是眼前的酒柜和他桌上的高脚杯狠狠的刺伤了林言的眸子!

     “如果你在想着怎么带走孩子,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机了”

     不知何时,沈易南已经关了电脑,视线此刻牢牢地定在了林言的身上!

     她已经是那副清冷的样子,即使在外面等了三个小时,即使进门时被自己当成了空气一般忽视,可是她却没有丝毫的愤怒和波动!有那么一瞬间,沈易南觉得只有这个女人才足以与自己相配!她的脸色有些苍白,虽然化了淡妆,可是还是看得出憔悴。是想孩子了吗?

     沈易南突然出声拉回了林言的狼。可是眼神却无法从酒杯上挪开。

     顺着她的目光,沈易南挑了挑眉,拿起酒杯,优雅的倒满,然后在在林言的目光中一饮而尽!

     “你什么时候开始喝酒了?”

     飘渺的声音似是从远方传来,男人的心口一滞,可是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就着那个自己刚刚用过的酒杯,再次倒满了酒,转身走到林言面前。

     “尝尝?”

     “为什么和这么烈的酒!”

     林言是品酒的行家,单是问着气味,似乎都能感受到到喉咙的辛辣。

     沈易南没想过这个女人会对这个问题如此纠缠,不由自主的就想起酒窖里藏在最深处的那瓶酒,眼神中意味不明!

     *****************************************************************************

     “我以为你是来和我讨论孩子的问题!”

     “没错,我要把孩子带回上海!”

     忽略掉心中的异样,此时,孩子才是林言最需要惦记的!

     沈易南轻笑,那张脸真漂亮。

     “你还是好好想想用什么样的理由孩子比较容易接受!”

     “接受?接受什么?”

     林言睁大了眼睛,满是惶恐不安。沈易南将她的变化看在眼底,心中却有一丝BT一般的喜悦,这个女人,到底不是无坚不摧的!

     “接受以后留在深宅和他们的爸爸在一起。或者你可以告诉他们,你要出差,出国。都可以!”

     “沈易南你疯了了吗?他们还这么小,他们离不开我的!”

     “你怎么知道离不开?三年没有父亲,他们不也是生活的好好地,就算以后少了你这个母亲,也不会差到哪去,毕竟,我能给他们的,比你能给的,要多得多!”

     林言简直要疯了,她能预料到沈易南不会善罢甘休,但是却不曾想到他会咄咄逼人到这个程度!

     “不可能,我一定要带走他们。”

     林言的声音中带着颤抖,手指也紧紧地攥在一起。眼神透漏出她内心的不安。

     “林小姐,这件事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即使是婚前,沈易南也很少叫她林小姐,通常是林言,有名有姓,干干脆脆!如此的一声林小姐,林言的心凉了半截!

     “沈易南,咱们已经离婚了,孩子是我生的,自然要跟我,你清醒点,不要把对我的愤恨转移到孩子身上!”

     “愤恨?你未免太高估你自己了吧!过去的一切,结婚?离婚?我早已忘的干干净净,我现在只不过是把我的孩子接回来而已!至于你,你觉得你有值得我费心的价值吗?”

     林言苦笑,看着沈易南那张冰冷的脸,在心中骂自己千遍万遍,当初怎么就头脑一热同意他带走孩子!真是笨的可以,弱智的可怜!

     林言真的觉得身心俱疲,不由得放弃了声音,她知道,这个时候哦和沈易南理论,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你究竟想怎样?”

     看着面前的女人似乎是服软了,沈易南心底升起一丝嘲弄,就这么妥协了?这个女人也不过如此!当初自己怎么会和她纠缠了那么久!想至此处,连看林言的眼神都带着轻蔑。

     “我要你放弃抚养权,以后两个孩子由我来抚养!”

     林言傻了,眼神呆呆的看着他,没了焦点。

     “当然,你好歹养育了我孩子三年,所以,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男人一边轻轻的挽了挽袖子,一边优雅的拿出一张支票。居高临下的样子格外刺眼。

     “想要多少?随便填!”

     林言的眼里闪过一丝错愕,这个场景,居然,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出现在自己身上!

     面前的女人脸色瞬间苍白,似乎都能感受到她摇摇欲坠的身体,可是。她,应该受到惩罚,为这三年,为那两年!

     看着林言久久不做声,

     “怎么?或者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林言的手指狠狠的扣着手心的嫩肉,拼命收回眼底的泪,缓缓抬头,嘴角在这在明媚不过的微笑。

     青葱一样的手指接过支票。扬起手,一撕为二!

     “恐怕我要的数字,你给不起!”

     “呵呵,那我倒要看看林小姐有多大的胃口!”

     眼波流转,额前的碎发落下,白希的脸颊因为情绪的关系泛着红。

     “我要整个沈氏?怎么样!你给得起吗?”

     沈易南没有料到林言会有这样的回答,眸子中闪过一丝惊讶。

     “原来你沈家的孩子还可以明码标价!”

     林言把支票碎片放在桌上,转身,离开,没有一丝犹豫!脊背直的让人觉得难受!

     背后传来沈易南冰凉的声音

     “林小姐,我会让你知道,你今天的行为是多么的不明智!”

     *******************************************************************************

     男人站在窗边,18层下是熙熙攘攘的广场,他觉得,他看见了那个女人,虽然不真切,但是,他就是那么确定,那就是她,看着她一步一步,走的缓慢,走到来来往往的街口,却停滞不动,像是找不到回家路的孩子。身边不断有出租车在按着喇叭,可是她却仍旧呆呆的站在那里,低垂着头,似乎要垂到尘埃里!

     转过身,他拿起酒杯,却没了喝下去的兴致,狠狠的摔在光滑的地面上,玻璃碎了一地,在阳光的反射下,刺眼!

     林言浑浑噩噩的走出沈氏大楼,她不知刚才自己哪来的勇气,还能那个潇洒的撕了支票,大义凌然的夺门而去!可是如今却再也没了刚才的气魄!

     走到十字路口,却不知该向哪里去!不能告诉爸爸这件事,也不想回去面对空荡荡的房子和那些属于孩子的东西!不断地有喇叭声响起,却震不醒她的心!

     转身回望一眼那个大楼,玻璃晃得刺眼。

     两只脚酸的厉害,酸到都支持不知身体的重量,她就这么蹲在大街上,眼睛酸痛的厉害,却流不出一滴泪!

     来来往往的人都在看这个奇怪的女人,甚至有孩子奶声奶气的的问自己的妈妈

     “这个阿姨怎么了?为什么蹲在地上呢?”

     “快走,别瞎说话!”

     林言苦笑,难道自己被别人当成精神病了吗?可不,在这样下去,成为精神病指日可待!14938796

     手机滴答滴答的响起来,不知响了好久,一遍又一遍,打电话的人坚持不懈,似乎不打通不罢休。

     “姨姨,你打电话响了”

     可爱的小女孩,满脸的天真,林言对着她笑,笑着笑着就笑出了泪10Ggk。

     “好宝贝,姨姨好喜欢你!”

     尔尔总喜欢姨姨,姨姨的,嘴甜的很!

     按了接听键。

     “言言,你怎么回事?我听许思年说你请假了?出了什么事?”

     孟小白的问题连珠炮一样的砸过来。

     擦了擦眼角的泪,深呼吸,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正常些。

     “我已经回S市了,沈易南知道孩子的事情,现在正在跟我争抚养权!”

     孟小白显然被镇住了,久久没有反应过来,然后,

     “这他妈的给他惯得!”

     “丫的,他还要不要脸了,谁欠他的?专门给他养儿子!”

     “言言,表搭理他,回上海!”

     林言听着孟小白气急了的声音,疑惑为什么自己的心里此刻这么平静,后来才知道,那是心如死灰的感觉!

     *****************************************************************************

     晚上的月亮很圆,却没办法团圆。

     沈易南已经另外买了房子,安置尔尔和林寒,既然下定决心把孩子留在身边,那就做个彻底,毕竟在沈家老宅,还有沈老爷子在,他不想,也不能让林言钻了空子!老爷子本来不同意孩子搬出去,可是看见沈易南坚定的眼神,只能兀自叹气!心里却感叹,有了两个孩子的牵绊,不知道她们两个还会不会一直别扭下去

     尔尔一直在哭,哭着喊妈妈,哭道嗓子都哑了!

     沈易南回来时,就看见张妈急得满头都是汗。

     “易南,你可回来了,小尔尔一直喊妈妈,不吃晚饭,也不睡觉。”

     沈易南放下臂弯上的西装,快步的走到尔尔的房间,那个仅仅一天就布置粉纷嫩嫩的公主房。

     尔尔还在床上抽噎,额头上都是汗。看见沈易南走进来,可怜巴巴的眼睛望着沈易南。

     将她抱在怀里,孩子还在情不自禁的哽咽。

     “爸爸,你把妈妈找回来好不好,尔尔想她了,可想可想了!”

     “尔尔没有妈妈睡不着觉,尔尔像妈妈,我要妈妈”

     一边嘟囔着,一边大颗大颗的泪珠砸下来。

     伸手擦了擦孩子哭花的小脸。

     “别哭了,过几天你妈妈就回来了,乖乖睡觉?”

     尔尔一听见妈妈要回来了,立即止住了眼泪

     “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

     孩子满眼期待,晶亮的眸子满是希望。

     “真的”

     “那你可不许骗我,妈妈从来都不骗我的,你要是骗我我就不理你了!我再也不让你当我的爸爸了”

     撅着小嘴,眼角却因为开心,泛着笑意。

     “那尔尔是不是可以睡觉了?”

     看了看大床和满床的玩偶,尔尔摇了摇头。

     “可是没有妈妈我睡不着,以前都是妈妈给我讲故事的!”

     沈易南无奈,

     “那爸爸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孩子似乎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爸爸长得好帅,声音也好听,他讲的故事是什么样的呢?

     “那好吧!”

     拿过床头的故事书,把尔尔搂在自己怀里,沈易南开始认真的读故事,没记句话,孩子就抗议了

     “这个故事妈妈讲过了,换一个!”

     好,那就换,谁让女儿发话了呢。

     “爸爸,你刚才两段讲重复了,比妈妈还笨!”

     “爸爸,爸爸”

     折腾了好久,尔尔才睡着,轻轻地给孩子盖上被,沈易南揉了揉泛酸的肩膀和早已麻了的手臂。

     那个女人每天也是这样哄着孩子睡觉的吗?

     *****************************************************************************

     自那日后,沈易南晚上从不安排应酬,一定在九点之前赶回家,给女儿讲故事,哄她睡觉,虽然尔尔还是每天闹着找麻麻。但是因为爸爸陪伴自己的时间明显变多,所以倒也老实许多。

     林寒早早的就觉得,爸爸让林小姐不开心,所以,现如今这个状况,那一定是沈易南故意不让自己和尔尔看妈妈,所以,本就扑克一样的小脸,更是没什么表情,整日也是不理不睬。

     张妈每日变着法子哄孩子开心,西点师傅,一天研究好多种糕点,无奈两个孩子就是不买账,不到一个月的功夫,沈易南总觉得孩子肉嘟嘟的小脸瘦了不少,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事实!

     周末,沈易南陪着两个孩子看动画片,宽敞的放映室,最豪华的音响设备,尔尔看着大屏幕上的Tom猫被Jack耍的团团转,呵呵,呵呵,笑的很开心,小脸像是花儿一样。林寒捧着牛奶也在专注的盯着大屏幕,眼角弯弯,嘴角弯弯。

     一个大男人带着两个孩子坐在地上的羊绒毯上看动画片,其实还是蛮有爱的。沈易南端着酒杯,小口浅酌,眼神却在一双儿女身上流连。在就的秘走。

     不自觉的伸手摸摸尔尔头上的软发,心中柔然,一片阳光!

     紧关着的门突然被打开,带着一股子香水的味道!

     安安站在门前,看着沈易南和坐在他身边的两个孩子,呆住了。

     “姨姨?”尔尔看见那天那个温柔的阿姨,笑逐颜开。两只眼睛相似弯弯的月牙!

     “你怎么来这里了?”

     沈易南没有起身,依旧抚着林寒的头,眼神除了最初的惊讶后,便是在平常不过的眼神!

     安安的声音有些哽咽,她扶着门,好看的指甲掐在门沿上,扯出一丝在勉强不过的笑。

     “什么时候把这两个孩子又带回来了?怎么不叫我?你知道我很喜欢他们的!”

     沈易南抬头,漂亮的面颊,薄薄的嘴唇。

     “安安,他们”

     “你不要说!我不想听,我不想听!”大声打断沈易南的话,安安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从眼角流出!

     (亲们。以后阿冬会根据文文的成绩加更,今天中午还有一更O(∩_∩)O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