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 监 禁
    “林言,你究竟想怎么样?”

     他的眸子里多了一丝疲惫,似乎压抑了好久,终于有些扛不住,在慢慢的向她展现自己的懦弱!

     林言的心慢慢软了,可是却在砖头看见会议室外那个熟悉的女人时,再一次变得坚定。舒榒駑襻

     她说,我不同意把股份让给沈易南先生!言下之意,她支持向北接任总裁!10Nk2。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透着坚定和义无反顾。

     晋安手里的拳头早已攥的紧紧的,再听见林言的话后,无望的伸展开!

     “林言,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想好了?”

     在一片倒吸声中,沈易南开口说了第二句话!

     她抬头,凝视着他冰凉的眸子,那里的伤心和失落让她不忍直视!

     撇过头去。

     “对,我想好了!”

     主位上的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起身,当着众人的面,走到酒柜旁,到了一杯酒,液体缓缓流入杯子的声音在这诡异的安静中格外清晰!

     他优雅的端起酒杯,小口小口的浅酌着,眼神仍旧定在林言身上,直到一杯酒见了底。

     径直走到办公桌前,黑色文件夹,扔在桌上,转身,离开,却在关门的一刹那,回过头,对着错愕的女人缓缓开口。

     “林言,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

     *****************************************************************************

     向北打开文件夹,确切的说,那只是一张纸,还没有读完,就苍白了脸色,林言接过,苦笑,老爷子终究是偏心的!

     “协议规定,向北再接受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的同时,必须放弃竞争沈氏最高领导人的权利,否则,其股份将转移至沈易南手中!”

     同样的沈家人,却有着如此的差距,林言看见这份协议,心中除了吃惊,震撼,更多的还是替向北伤感!

     满屋子的董事起身退了出去,晋安看着林言,眼神中是深深地愤怒

     “林小姐,你好自为之吧!”

     偌大的会议室只剩下向北空洞的眼神和站在他身侧的林言。

     不知过了多久,向北起身,好看的眸子看着身边的女人。

     “对不起,没能帮上你!”

     苦涩的笑,失落的眉眼!

     “没什么对不起的,只是你以后要怎么办?”

     看着男人失落的神色,林言心里泛着意思怜悯,在没有什么比知道至亲的人时时刻刻像防贼一样的防自己更让人心寒。

     向北耸耸肩,拍了拍她的头

     “你呀,又在瞎操心,我能怎么办?早就和你说过,向北两个字在华尔街那就是Money的代名词,我当然是回到属于我的天空去,况且,我是个律师啊,若是真把沈氏交给我,你放心吗?”

     调皮的表情,可是却掩饰不了内心的失落,在这一刻,林言真的相信,他不是吧自己当初报复沈易南的工具,而是真心的想要帮忙!

     抬起头,林言回报以一枚自以为最璀璨的笑容,对面的男人失了神。

     敛了笑意,好久之后轻轻开口。却带着郑重!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带你走。相信我。虽然我没有那个实力得到沈氏,但是,如果你愿意,我绝对可以带你离开这里!”14965934

     伸手捂住林言刚要张开的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不想从你嘴里听到拒绝的话,虽然,我很清楚,你的回答是什么!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如果你找不到什么可以信赖的人,那么,我随时恭候!”

     言至于此,多说无益,向北转身离开,可是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

     ****************************************************************************

     林言是和沈易南一同回去那栋曾经被称之为家的小白楼的。

     一路上,沈易南依旧专注的看着电脑。似乎刚刚发生的那场政变从没有存在过,可是,林言却知道,等待她的会是一场暴风骤雨!所以她静静的等待着沈易南的宣判,等待他以什么样的方式原谅自己的不忠和传说中的吃里扒外!

     车子缓缓停下,她跟在他的身后,就像是两年来无数次走过这里的样子,他寡情冷漠,她淡然狼。

     楼上,尔尔和林寒还在午睡,阳光斜斜的打进房间里,照在两孩子的睡颜上,真美!

     尔尔迷迷糊糊的醒来,看见妈妈摸着自己的眉,爸爸负手站在床边。

     “呀,你们回来的好早呀!”言林头似你。

     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时间,一上午的光阴,却再不似曾经的那些分分秒秒,简单!

     “我的尔尔真可爱,可是以后可不许这么嘴馋!”

     “麻麻,你又说我!”

     孩子撅嘴,表示着大的不满。

     沈易南转过身,看着抱着孩子的林言,

     “你后悔吗?”

     薄薄的唇,冰冷的话!

     她笑,摇头,日月失了颜色!

     “老爷爷想你们了,跟着晋安叔叔去看看老爷爷好不好?”

     林言闭上眼睛。该来的还是来了,可是竟觉得好奇,为什么连一丝想要流泪的感觉的都没有!

     “那爸爸妈妈跟着去吗?”

     “爸爸妈妈最近要出差,很忙!”

     “哦哦,那好吧!我去叫哥哥起床”

     尔尔迷茫着眼,赤着脚跑到了隔壁。

     林言依旧闭着眼,不是因为舍不得孩子,更多的是不敢面对沈易南那双故作平静的眸子。

     汽车发动,卷起一丝尘土,可是林言似乎听得到尔尔的笑声!

     *********************************************************************************

     他走到她身侧,一只手狠狠的抬起她的下巴,强迫着她睁开眼,看向自己、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冰凉的声音,刻意压低的情绪!

     林言吃痛,微微皱了眉。

     “现在一切都如了你的愿,我该走了!”

     起身,却因为他的牵制而被迫坐在床边!

     “走?你想去哪里?”

     “这是我的自由,一个月的期限也到了,你如愿做你的慈父,我得以后,与你再无半点关系”

     男人嘴角扬起一丝嘲笑,放下了手,可是却在下一刻扬起右手,林言的脸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耳光!

     牙齿垫到了舌尖,嘴角竟然隐隐有血!

     “疼吗?”

     “呵呵,我差点忘记了,你这个女人是不会疼的,因为你的血都是凉的!你根本就没有感情,所以你可以一次一次,毫不犹豫的选择以最极端的方式伤害我,三年前,你明知道,我多么迫切的想要和你要一个孩子,所以,你为了离开我,故意拿孩子刺激我!而三年后呢?你心里清楚,我最怕的就是背叛,而你是怎么做的呢?高傲的林小姐?你带着你的自尊和我的亲哥哥联手陷害我!为什么你要这么对待我?只是因为你吃定了无论是三年前还是现在,沈易南都像是一个傻子一样傻傻的爱着你吗?”

     一直空洞的眼神沈易南的最后一句话有了波动!

     “一个月?约定?难道你就真的傻到看不出这是我想要你留在我身边的托词吗?我费尽心思的重新去做那些过去做过的事,一厢情愿的以为或许有了孩子,你会安安分分的呆在我身边,可是。结果是什么?是你为了可以再次远走高飞而宁可不择手段!”

     “你是吃定了我放不下你是吗?你觉得我不会真的下狠心去做一些事情是吗?你错了,现在的我,对你,再也没有一丝爱,连恨我都觉得掉价!”

     林言摇摇晃晃的起身,嘴角带着淤青。转身,离开,没有一句言语。刚才沈易南说他爱她,从过去,到现在,如果这样的话放到以前,林言是不会轻易相信的,没有缘由,只是觉得。他怎么会爱上自己。可是,现在。她信,信到连嘲笑自己都没了力气!

     他伸手,狠狠的攥住她的手腕!

     “你没有什么想解释的吗?只要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向北逼你的,我就相信!”

     男人的声音竟然带着一丝祈求,猩红的眼眸散出一丝雾气!

     “放我走吧!没有人逼我,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无论是以前流产,还是刚才!”

     感受到沈易南颤抖的双手,林言觉得心口像是要被撕裂!

     “林言,你让我恨到了骨子里!”

     ********************************************************************************

     一字一句,咬牙切齿。他离开,带着愤怒。落了锁!

     “林言,你只能在这里,只能在这里!”

     (下午还有一章,O(∩_∩)O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