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一磋一叹一轮回,一寸相思一寸灰(2)
    一觉醒来,感觉自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舒榒駑襻头顶是沈易南均匀的呼吸,难得他今天竟然没有上班,不过昨天晚上明明在楼下看电影的,看来英文还有催眠的功效。

     轻轻地抬起头,身边的男人还在睡,总觉得这半个月他好像瘦了呢,虽然依旧是白的透明的皮肤,黑的冰凉的双眸,可是看他睡着时的样子,心事重重吧。

     也许感觉到怀里人的注视,沈易南慢慢的睁开眼睛。

     “今天不用去公司吗?”林言每次刚刚睡醒时,声音总是软糯糯的

     搂紧了怀里的人,把头埋在她的肩窝。

     “嘘,别说话,继续睡”

     无奈的看着这个男人孩子气的举动,摸了摸他的头

     “可是我一会要去上班啊”

     “不许去,以后你那都不可以去,只能呆在我身边”

     “无赖,你怎么这么霸道”

     “嘘,睡觉”

     **********************************************************************************

     最近沈易南又恢复了正常,不在早出晚归,也不再莫名其妙的冷言冷语,只是变得越来越霸道,林言上下班坚持亲自去接送,秦念张罗的聚会也是能推就推,吃过晚饭就抱着林言看电影,看的还一定得大团圆结局的爱情片。

     孟小白多次建议林言带孩子去看看

     “言言啊,你老公是不是的强迫症了,上下班接送,杜绝一切社交机会,看个电影还得花好月圆人团圆,你确定不和他解释解释你和程远的过去?”

     “我又一次尝试着解释,但是他不想听。”

     “奇葩,你们是一对奇葩”

     杂志社最近没什么大工作,大家到时清闲得很。本来只是闲谈写娱乐八卦,天天竟然话题一转,谈到了林言身上,ROSE总觉得岳倾岩对林言有“特殊照顾”,一直说话就带着点酸味

     “要说现在的女人,什么样的最受欢迎,什么有知识,有文化,有理想,有能力,这都是废话,重要的是脸蛋,你看咱们林言,长得就是一朵花”

     “对了,林言,最近总来接送你上班的是谁啊,我看是不是那家的公子哥啊?咱们也就是个小编辑,若是高攀上这样的人物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啊”

     女人多的地方,是非也很多。ROSE的话头一开,下面的人倒是接的痛快。

     “可不,不怪ROSE说,咱们言言长的就是好看”

     “言言啊,接你的帅哥是谁啊?跟咱们有什么可保密的”

     林言早已习惯了这种敬业的八卦精神

     “我丈夫”

     话音刚落,ROSE的一口茶没喷出来

     “林言你糊弄谁呢,我怎么不知道你结婚了,不愿意说就不说,还丈夫,那我祝你早得贵子,百年好合。”

     笑了笑,懒得多说,刚好到了下班的时间,那好包包,利落的消失掉。

     沈易南刚刚电话说今天有个会议要开很久,怕是赶不及接她下班。林言忙说没关系。不怪孟小白说,沈易南真的是越来越霸道,林言从不知道男人的占有欲会这么强。

     手机铃打乱了林言的思绪,陌生的号码,轻轻按了接听键

     “言言,是我”

     微微愣了愣,听到听筒里一阵轻笑,林言忍不住脱口而出

     “你笑什么啊”

     “我就在马路对面”

     放眼过去,果然看见程远的车,车子拐过来,停在身边

     “快上车,这里不让停车的”

     林言慌忙坐上去。

     身边的男子依旧是那般如阳光般和煦,浅浅的梨涡煞是好看。

     程远俯下身,细心地为她系好安全带,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几拳的距离,他的身上有很好闻的味道。目光流转,推到小臂的衬衫下,一道浅浅的疤痕映入眼帘。往事经历历在目,在丽江,他追踪小偷受伤,她为他换药布。沉浸在往事中,林言不能自拔。

     顺着女人的目光,看到手臂上的伤,程远的眼中多了几分怀念,轻轻地弹了弹林言的额头

     “傻丫头”

     “一起吃个晚饭吧?可以吗?”像是孩子的祈求。林言的目光终于从伤疤转移到别处,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

     殊不知,在马路的另一侧,黑色宝马上的男人嘴唇紧闭。眼神冰凉到蚀骨,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程远没有带她去什么豪华的餐厅,而是一家私厨,虽然价格一样不菲,但是环境相对应就安静雅致了许多。复古的屏风,橡木的圆桌。琉璃的灯笼。颇为古典。

     菜肴精致中更添独特,味道倾向于江浙地区。倒是颇对林言胃口。

     “这家的笋,藕做的都不错,尝尝看?”

     程远一边为她布菜,一边很开心的介绍,笑意深达眼底。

     两个人都不谈过去。只是专心的对付这桌菜。

     酒足饭饱,一顿饭吃的很轻松。

     “言言,这几年可有怨我?”

     “有,刚开始我觉得你是有原因的吧,不然怎么会失约,所以我为你找了好对借口的,可是时间久了,当所有可以想象到的借口都用光了的时候,心灵里会觉得失落。沮丧,渐渐地就不再苛求什么原因了。”

     “怎么会和易南在一起?”

     “呵呵,我们俩的婚姻好多人都觉得像是过家家,没有经过什么轰轰烈烈的磨难,也没有什么枯骨铭心的爱怜,似乎只是两个人都想要结婚,都想让飘荡的心能安稳些,结果就真的在一起了。有趣吧”

     “真的只是这样吗?”程远看着林言的眼睛,表情率为郑重

     “对啊,沈易南求婚时说。既然你不排斥与我在一起,那就结婚吧。我想,那就结婚吧。”

     “那你爱他吗?”

     想起安安也问这个问题,林言的头突然觉得好痛。

     “爱这个字太沉重,我肩负不起”拎着包包,转身离开。

     对着她的背影,程远低头自语

     “我多希望,你们的关系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没有爱,没有牵挂和依恋,只是相遇的时机切合而已。这样我便有勇气把你留在身边,因为你最爱的始终是我,可是,言言,你真的能看得清自己的心吗?你又能否看得清他的心?”

     **********************************************************************************

     卧室里没有开灯,看来沈易南还没有回来。洗过澡,轻轻的擦拭着滴水的秀发,闻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走到床边,沈易南竟然一直躺在床上。被子盖住了头,呼吸也轻到听不见。把被子向下拉了拉,隐约看见衬衫的领子

     “沈易南?你不舒服吗?怎么没换衣服就睡觉?”

     床上的人默不作声,翻到另一侧。

     “你怎么回事?”

     床上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斜睨了林言一眼

     “是你自己叫醒我的,别后悔”

     话音刚落,林言便被他大力的拖到床上。滚烫的手指毫不留情的扯开她的睡衣,重重的将她压在身下,薄唇霸道的在身下的每一寸皮肤上作祟。一双大手用力的揉捏着林言的胸口,小腹,直至滑到下身。然后便是一阵酥麻和疼痛。

     看着沈易南的眼睛,林言觉得前所未有的心慌,本能的开始抗拒,扭过头去拒绝他的亲吻。可是这些举动更是激怒了本就一腔怒火的沈易南。他开始不再温柔,甚至急切的,蛮横的要得到她。手上的动作更加大胆,眸子里满满的尽是欲望和愤怒。感觉到沈易南托起自己的身体,下身感受到一片坚硬,预感到下一秒要发生什么,一滴泪从眼角划过。

     “沈易南,不要”

     “不要”

     看着身下的小女人脆弱的表情,似乎眼神中还有那么一丝乞求,沈易南真想就此放过他,可是、、、、、、

     低头吻下她眼角的那滴泪。嘴唇是那样的温柔,可是下身却是如此的决绝,没有一点缓冲,也没有一点迟疑,痛呼被淹没在唇齿教缠中。林言的眼泪一滴一滴,流到他们的嘴角,咸咸的,涩涩的。

     抱起怀中的人,沈易南用各种姿势发泄着心中的不满,直到林言已经疲惫不堪的昏睡过去,轻轻的为她拭去眼角残留的泪滴。褪去了晴欲的眼眸此刻尽是悲伤。

     靠在窗边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烟,今晚的月色真美。

     林言睡梦中不自觉的轻轻翻身,恰好牵动了吓体的伤口,疼痛让她清醒过来。

     淡淡的烟草问从窗边飘来。

     “沈易南,咱们谈谈吧”

     寂静的夜色中,低沉的声音稍显突兀。沈易南的肩膀一怔,随即转身,躺回林言身边。

     “我和程远是旧识,大二去丽江时认识的,有一段感情,但是最后无疾而终。四年都没再见过,最近才重逢,而且是在咱们的婚礼上”

     “事情就是这样,如果你没什么其他的疑问,我就睡觉了,还有,未来的三个月,你去睡客房”

     赌气一般的挣脱出沈易南的怀抱。林言在一侧默默流泪。心里却早已经问候沈易南八万遍了。

     “沈易南你个王八蛋,想知道什么你大可以问,凭什么这么欺负我”

     感受到下身一阵阵酸痛,林言的更是觉得委屈极了。咸咸的泪水夺眶而出,强迫着自己不发出啜泣的声音,可是鼻子还是堵得厉害。

     不知过了多久,听见沈易南叹气的声音。随即被强硬的拖回那个温暖而熟悉的胸膛

     “我今天看见他去接你下班”

     这句话一出口,感受到沈易南如释重负一般的坦然。

     林言微微吃惊,沈易南明明告诉自己有事情,会耽搁些时间,怎么还会看见,难不成他在跟踪她,突然间委屈变成了愤怒。沈易南似乎是看的懂她的心思

     “因为合作公司的关系,临时取消的了会议,所以我才赶得上去接你”

     这还差不多。一腔怒火瞬间熄灭了。可是又该怎么解释呢,林言的头痛得厉害

     “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可是你不想听我的解释吗?”

     把怀里的人紧了紧,沈易南疲惫的闭上双眼

     “至少现在怀抱着你的是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