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有些人,即使不能够相濡以沫,你也绝对舍不得就此相忘于江湖,因为至少有那么一段时间,在你的心灵最深处,满满的都是他的影子

     ——林言

     秋高气爽,爬山真的是个不错的户外活动选择,天高云淡,清风拂面,林言站在山脚下,心情格外舒畅,在家里宅了这么久,终于出来透透气了,顿时感谢秦念的好建议,一行人饶有兴致的从北面陡坡进发,当然,除了秦念两口子,斯航他们俩个,还有程远。舒榒駑襻

     应该是一种默契吧,见了面只是点了点头,之后便再也没了言语,不禁觉得世事无常,曾经在丽江携手共度的两人现在竟也不过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怅惘之心难以自持

     “小心脚下”沈易南伸手扶住林言即将摔倒的身体,看着她又心不在焉的出神,默默地叹了口气。

     “本来就是陡坡,还在这魂游太虚,沈太太,你能否专心的看着脚下的路?”

     看着沈易南俊俏的面容,刻意压下的嘴角,林言捏了捏他的脸

     “沈董皮肤不错嘛,火气太大可不好哟”

     沈易南无奈的摇了摇头,拽起她的手快步的赶上前面的大队伍

     “我说易南,你们两个新婚燕尔,能不能别在我们面前秀恩爱?”楚岳峰大大咧咧的一边和秦念拌嘴。还不忘了奚落两句她们。

     一行人都被逗笑了,林言不自觉的把眼神投向程远,可是程远也只是嘴角轻挑,默默站在一旁,真不知道自己在期盼什么。

     山路并不好走,有些石阶因为风化的关系断裂了或者干脆没有了,随着体力的不断消耗,越往上越困难,秦念也不再像刚开始那样精力充沛。不知道什么时候,程远竟然和林言并肩走在了一起,曾经在玉龙雪山。他们也是相互扶持着爬了好高,可是如今,他就在她的右侧。却形同陌路。

     阳光越来越刺眼,林言抬头看了看太阳,突然感觉一阵眩晕。脚下一软。

     “言言,小心”

     林言绊在一块碎石上,身体就失了平衡,程远连忙拉住她,结果两个人就这么滚下了山坡,林言只觉得突然天旋地转,身体不住的滚下去,可是似乎有人死死的抱住自己,将她的头护在怀里,身底下不断的有石头,杂草枝划过,好疼,他们落在了一个缓坡上,感觉到停了下来,林言慢慢地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程远那张温和的脸,只是额头上流血了,想伸手替他擦干净,可是却怎么也没有力气

     “言言,言言,坚持住,有我在,我一直都在”

     沈易南看见程远抱着林言滚下山去,脸色顿时惨白,慌忙往山下跑,赶上他们时,林言已经失去了知觉,在程远的怀里昏睡过去,衣服也被刮破了,程远额头上都是血,手臂上的伤也在不停地流血。

     **********************************************************************************

     很快,救护车来了,两个人被抬上救护车。沈易南守在病床边,眼神冷淡的可怕,看着林言身上大大小小被刮伤的伤口,他觉得没有一刻心是如此的痛,其实最初选择与林言结婚真的无关乎爱情,只是在林言哪儿他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即使是看着她刷碗,发呆,都会觉得莫名的安心,可是现在,似乎这感情在也没有那么纯粹,不再是单纯的寻找温暖,而是希望她能从心底真正的爱上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或许是在舞会上看见林言傻傻发呆的时候,也或许是看见她和岳倾岩低语含笑的时候,或许是在她高烧时,表情落寞的时候,总之,现在的自己越来越把她放在心里,也越来越怕自己走不进他的心里。

     林言的眉头紧紧地皱着,似乎很痛苦,

     “言言,你很疼吧,坚持一会,马上就到了”

     沈易南握着她的手,似乎在安慰她,也像是在安慰自己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到了医院就好了”

     床上的人似乎有些渐渐苏醒,嘴唇也在张张合合,应该在说什么。

     沈易南把耳朵贴过去,

     “林言,你想说什么?嗯?“

     “成成程远程远“

     “程远已经在救护车上了,放心,他很好“

     看着林言似乎的宽慰些的微笑,沈易南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可是却说不出为什么。

     “程远,程远,程远“

     看着林言毫无意识的念着程远这两个字,沈易南的拳头狠狠的攥了攥。

     **********************************************************************************

     专注地注视着床上瘦弱的女人,她的身上还有树枝刮到得伤痕,沈易南的眼神里满是宠溺,最初遇见林言时,她随口一句“看着怪心疼的”就牵动了自己那根敏感的神经,后来不知怎么的,越来越觉得,在林言的小家里,心里有前所未有的温暖平静,那种感觉只有在五岁之前陪在妈妈身边时才体会到的,于是贪婪的留在那里,只想要一份温馨,终于,因缘际会的,林言成为自己的妻子,可是,娶到了人却不敢确定能不能得到她的心,沈易南第一次觉得发自内心的无力。

     林言渐渐苏醒,可是脑海里的印象还停留在程远抱着她滚下山崖,耳边还能听得到昏睡之际程远呼唤的声音。轻轻地唤了一声程远。在窗边背对着自己的男人转过身来,慢慢的走过来,替自己掖了掖被子。

     “大夫说,幸亏程远一直护着你的头,所以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好。”沈易南表情淡漠,声音清凉,

     林言总觉得今天的沈易南有点不一样,可是却说不准,想着程远的伤势,林言犹豫了下

     “你说程远护着我一起滚下山去,他现在怎么样?”

     沈易南眼神微变。

     “他在隔壁,除了有一些外伤,别的还好,放心”

     “我公司还有事,得去一趟,张妈一会就来了,有事吩咐她去办”

     看着沈易南离去的背影,林言觉得心慌极了,沈易南一如既往的照顾自己,可是却总觉得缺点什么,算了,懒得多想。

     张妈送来了晚餐,可是实在吃不下,林言望着窗外发呆,夕阳的余晖洒在病房的没一个角落,林言觉得,最近还真是多灾多难,重感冒之后又摔倒,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不在状态了,似乎程远回来后,就总在不知不觉想太多,刚才若不是胡思乱想的发呆,也不会失足掉下去,沈易南明明有提醒自己小心看路,哎,正在自我检讨时,孟小白就风风火火的赶来,看着林言安安稳稳的靠在床头,似乎也是舒了一口气。

     “我的小言言,你怎么回事,爬个山也能摔倒,这个沈易南是怎么照顾你的”

     看着林言微微苍白的脸色,孟小白不住的埋怨沈易南。

     “不怪他的,是我自己走路不专心,胡思乱想的才会被绊倒”

     “不怪他怪谁,你们俩结婚当天你就高烧不退,认识你这么多年,我还真没发现,你这身体这么不争气”

     看着林言又在出神,孟小白叹了口气

     “言言,你怎么了,我也发现你最近发呆照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遇到什么事了?”

     林言浓密的睫毛微微下垂,白希的皮肤上落下一阵阴影

     “我见到程远了”

     “程远?”因为惊讶,声音都不自主的高挑

     “什么时候?你们碰面了?”

     “嗯,就是结婚当天,程远是沈易南的朋友,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老天还真会开玩笑,你等了他五年,结果你结婚了,他出现了。”孟小白笑得很无奈。

     “他又和你解释过当初为什么不辞而别吗?”

     说到这,林言眼底掠过掩饰不住地伤感

     “没有,我们现在和陌生人差不多,我甚至都怀疑在丽江的日子是我幻想出来的”

     “沈易南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不过刚才我失足,程远为了护着我也受伤了。我从没想过还能再见到他,当他就站在我面前的那一刻,以前的那些情景通过电影一般都在我眼前闪过,他浅浅的梨涡,温暖的笑容,就如同四年前一般,可是转眼却已经形同陌路”

     “哎,真是造化弄人啊”

     “言言,别伤心了,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办法,就算你心中仍然放不下程远,你也已经成为了沈太太,”

     沈易南站在门外,终究是没有推门进去,拎着食盒转身离开了,背影除了决绝还有孤寂和悲伤。

     “从我答应嫁给沈易南的那一刻,就没想过和程远再续前缘,即使现在再次相逢,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可是你真的能放下他吗?”

     “说完全放下了,那是谎话,毕竟在心里那么久,不过我会努力忘记,就像你说的,我现在是沈太太,所以,过去的就过去吧”

     “看来这个沈易南还蛮有用的,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已经在你的心里占据一席之地了”孟小白语气颇为不满。

     想起沈易南离开时的神情,林言不觉眉头微皱,沈易南太孤清,每次林言看见他因为自己而笑逐颜开,心里就会有说不出的满足,尽管他的快乐基本是建立在对自己的奚落上。想着,若是以后真的与他在一起,倒也不错,看着一个男人因为自己一点点改变,似乎那种感觉就是幸福吧,可是总觉得沈易南再次把自己保护起来,就像刚刚认识他时的样子。

     “言言,你怎么了?怎么又皱眉头?”

     “想起一句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