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系着围裙下厨的女人最好看!
    俗话说的好,不是没有由来的!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唐渊今天就验证了这句话的准确xing。

     又看见那双长腿了。雪白,匀称,笔直。

     唐渊觉得老是看人家的腿实在不是一个好习惯,于是又注意看了看她的胸,果然啊,自己说的很对,胸大无脑!

     女孩或许是真的跑累了,额头和鼻翼上全是细密的汗珠。大部分的衣服都湿透了,玲珑的酮体在衣服里若隐若现,很有些诱惑的味道。

     她用手拢了拢耳边的发髻,一根不安分的长发被汗水黏住了,被咬在了嘴边。

     又是你?两人同时异口同声的喊道,脸上同时露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怎么?你们认识”老人有些诧异,自己的孙女漂亮是漂亮,可是还从没和那个男人多说过几句话,而且脸上还带着愤怒。

     “不认识!”两人又异口同声的说道,扭过头,脸上依旧是那种不耐烦的表情。

     老人了然的点了点头,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不再言语。儿孙就有儿孙福,老人从来没有干涉过孙女的感情,别人家的小姑娘在这个年纪都换了好几拨男朋友了,她倒好,连个鬼影都没有,问她她也是支支吾吾的左右言他。老人于是就很郁闷,自己的孙女很漂亮啊,温柔贤惠,又懂得体贴人,照顾人,为什么就没有人追呢?

     在父母的眼里自家的孩子永远是最好的。他和普通的老人一样,就是看自己家的闺女顺眼。

     “爷爷,你在这里干什么啊?”女孩不去理会唐渊,转过头抱着老人的手臂向老人问道。

     “哈哈,看见了一个可塑之才,就随手指点了几下。你怎么也跑到这人来了?”老人尴尬的笑着,不清不楚的解释道,说完还不停的对唐渊挤眉弄眼的打眼sè。孙女最是担心自己的身体,要是知道事情原委,那就糟了。

     “你打架了?”女孩擦了擦老人头上的汗珠,用手在老人的手腕处的脉搏听了一会:“爷爷,你打架了!”这次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老人依旧尴尬的笑着,就是不出声,委屈的样子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和他?”女孩皱皱眉,指着对面的唐渊问。

     “对,是和我!”唐渊点点头,肯定了女孩的猜测。

     老人恨不能一大耳光扇死唐渊,我都还没承认,你点什么头?打眼sè都白打了?不懂得人情世故的小和尚!这下孙女该生气了。

     是的,女孩很生气,不过不是生老人的气:“你这人怎么回事啊?尊老爱幼这点常识你懂吗?我爷爷年纪大了,而且还有心脏病,出了什么意外,你负担的起吗?要打架是吗?我陪你!”女孩气愤的说。

     每天早晨起来晨跑已经成为了女孩的必修课,今天早晨出师不利,遇到一个自以为是的傻瓜,好天气带来的好心情都被那个白痴破坏了。下次出门以前一定要看下黄历,女孩提醒自己。

     唐渊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女孩喋喋不休说话的样子轻轻的笑。他有一个恶趣味,就是喜欢看别人尴尬的表情。自以为正确的事情,忽然别人在一旁说:嘿,你错了,事情不是这样子的。那一瞬间,自以为是的人脸上迅速变换的表情实在是jing彩极了。

     这个恶趣味实在是糟糕透了,完全可以称为损人还不利己。可是,谁还没有点特殊的癖好?你有洁癖,他喜欢挖鼻孔和抠脚丫子,那个谁总是喜欢蒙着头闷在被窝里睡觉,就是放屁了也熏不出他来。和这些比起来的,唐渊觉得自己的恶趣味实在是算不得什么了。

     女孩越看唐渊的笑容越觉得生气,总感觉那个不说话的小和尚清亮的眼睛在无声的嘲笑她,抑制不住的想冲上去打烂他那双坏坏的眼睛。

     “丫头,回来!爷爷的话你也不听了是吗?”老人一把拉住她,错在自己,让两个小辈替自己受过,自己这张老脸就真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爷爷,我气不过!”女孩气呼呼的转过头说。

     “我知道你气不过,可是我更担心你受伤啊!”老人劝解道。

     “好,那我们爷孙俩一起上!”女孩开心的说,完全没有顾忌对手唐渊的感受。

     “爷爷我刚才就输了,就算是再加上你也是于事无补!”老人苦涩的说。

     “输了?”

     “输了!”老人点点头。

     “不可能!”女孩摇摇头,在她的心里,爷爷就是不败的战神,没有什么是他打不倒的,可是今天他却说自己输了。女孩不信!从小就教自己打拳的那个男人,他老了,他真的老了。

     女孩仔细的看着老人满是皱纹的脸,梳理的井井有条的头发间竟然多了许多以前没有发现的白发。

     “我一定会和你打一场,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我爷爷!”女孩转过脸,盯着唐渊认真的说,脸上多了几粒晶莹的泪珠。

     唐渊不是很明白女孩的意思,不过看她梨花带雨满脸认真的表情,唐渊不好再说什么反驳的话,只好点点头。

     老人在女孩的生拉硬拽之下匆匆的走了,老人回过头朝唐渊又是一番挤眉弄眼,嘴唇嗡动却没有发出声音,唐渊比对了一番终于能大概明白老人的意思:有时间到我家来玩!

     我靠!连个地址都没给我,怎么去你家啊?玩?我看还是算了吧!唐渊摇摇头将老人的最后的话自动过滤在了脑后。

     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阳光也越加的强烈起来。公园里晨练的人也开始陆续的离开,各自回家。

     唐渊走到一个人工湖的石阶边,用手掬起一捧水,痛痛快快的洗了一把脸。初秋的湖水已经微微有了些凉意却不刺骨,浇在脸上很是舒服。不远处的来福看见主人的身影,上蹿下跳着来到唐渊的身边。

     回到家已经快八点了,是师姐的佣人李嫂给开得门,唐渊和善的笑了笑,李嫂也就跟着笑,她很喜欢这个面容清俊,嘴边时常挂着笑容的小伙子。

     “师姐起了吗?”唐渊见李嫂没有立即离开于是出声问道。

     “起了,小姐今天和平时有些不太一样,起了个大早,起来头发都没有梳,就跑到厨房忙活去了。我说我来,小姐还神秘的笑笑说不用我帮忙,说着就把我赶了出来。唐先生,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惹得小姐生气了?”李嫂小心翼翼的问,手脚局促不安的不知道往哪放。

     “李嫂,你不要担心,你没有做错什么!”唐渊笑笑,安慰着李嫂说。

     唐渊来到厨房门口,打开门便有一股浓烟自里向外喷薄而出,厨房里乌烟瘴气的,能见度十米都不到。她的头发散乱着,只是用一根带子简单的束了一下,衣服的袖子被捋的高高的,雪白的脖颈上挂着一件卡通的围裙。屋内的烟尘呛得她不停的流眼泪,于是伸出手臂便擦,这一擦便成一个大花脸,时不时伴有咳嗽的声音传来。这个傻女人,抽油烟机都不会用还学着别人下厨。

     林清河正拿着铲子笨手笨脚的在锅里煎一个通体发黑无法名状的物体,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生活的大小姐,正努力的想要去征服一个锅铲。似乎还是不熟悉锅铲的正确用法,铲子一下又一下碰着锅底发出金属撞击那种清脆的声音。经常有油从锅里面溅出来,溅到裸露的肌肤上她便会‘啊!’的一声叫出声来。想要用手去擦,却又害怕正在制作当中的东西会就此作废,于是便不再去管手臂上的伤。

     “唐渊,你先等一会儿,马上就好了。”林清河发现了站在门口的唐渊,对着他笑笑说。她的脸上白一块黑一块的,脏兮兮的,头发也没有好好梳理就任它散乱着。可是唐渊却觉得这一刻的师姐很美,非常美,比任何时候都美!

     唐渊乖乖的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林清河手也没洗,脸也没洗,就赶紧把自己做的东西端了上来。端上来之后便坐了下来,双手托着——此时应该称不上香腮了,姑且称之为腮帮子吧。眼睛里露出小女孩般期待的表情,估计是想看看唐渊一会享受美食的样子。

     早餐还是很丰盛的,有四个菜:一个香椿煎鸡蛋,一个火腿三明治,一个豆腐干拌黄瓜丁和一个核桃仁玉米粥。不过卖相不是很好,黑乎乎的。唐渊尝了一下做法最简单的煎鸡蛋,很苦涩,火候太大烧糊了。于是又去夹另一个盘子里的豆腐干,很咸!盐估计是不要钱白送的,放再多也不心疼。剩下的两盘菜,唐渊也依旧夹了一些吃,味道也和前两个一样,甚至算不得好,不是太淡就是太咸。

     林清河看着唐渊认真思索的摸样有些不好意思,将脑袋凑近盯着唐渊小心翼翼的问:“怎么样?是不是不好吃?不好吃就不吃了。第一次做,没什么经验,以后做的多了,就会越来越好了!”说道了最后,头也低了下去,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直至最后完全听不清她最后说的是什么,

     唐渊拉起林清河的手,认真的摇了摇头,表情十分严肃,脸上没有任何说谎的影子:“不,很好吃,比我以前吃过的任何东西都要好吃!”

     “是吗?真好!”林清河像个孩子般开心的笑了起来。

     ps:我至今觉得最漂亮的女人就是我妈,系着围裙在厨房忙活已经二十多年了。你们觉得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