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我想要保护身边的人,不受伤害!
    问:“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何处置乎?”

     答曰:“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唐渊撇撇嘴:屁!是个人就会有脾气,有脾气就得发!发出来别人难受,不发出来自己难受!你选哪个?

     再过几年?万一再过几年我先死了,看不到,那岂不是很可惜?而且他记xing也不好,忘了的话,那自己不是很受委屈?

     唐渊是个有时间观念的人,一般有仇当天就报了,从不过夜。

     ……

     路途中的小插曲丝毫没有影响到唐渊的心情。因为,完全没那个必要。

     因为别人的一句话,使得自己痛苦,难受一整天,甚至更长时间,这不是傻瓜吗?何必呢?何苦呢?

     别人怎么说是他的事,而怎么做是自己的事。这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唐渊喊过来福,一人一犬朝着公园晃悠了过去。

     青草,绿树,人群。空气,阳光,雨露。

     嗯,是个练拳的好地方!

     这时候公园里的人,慢慢的多了起来。不时有拿着两把扇子,手里提着录音机的大爷大妈向这里汇聚。

     唐渊满意的点点头,我和谐的大天朝,老年人的娱乐方式还是蛮多样的嘛。

     他走到离人群稍远一些地方,摆开了架势,一拳一拳,嗬嗬有声。

     拳法是老和尚教的,据说是独门秘诀,乃本人原创作品,威力极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唐渊对此很是嗤之以鼻,老和尚的话,能信吗?结合以往多次上当受骗的惨痛经历,唐渊以身作则,用鲜血与泪水作为代价总结出来一句话。

     认真,你就输了!

     不过眼下无事,索xing拿来练练也无不可。

     一套拳法下来,顿觉神清气爽,通体舒泰。习习凉风微微吹拂,令人颇为惬意。

     看公园里好多来人一板一眼的打着太极,唐渊笑了笑,太极他也会,是最简单的太极二十四式

     起势,野马分鬃,白鹤亮翅,搂膝拗步,手挥琵琶,倒卷肱,左揽雀尾,右揽雀尾,单鞭,云手,单鞭,高探马,右蹬脚,双峰贯耳,转身左蹬脚,左下势duli,右下势duli,右玉女穿梭,左玉女穿梭,海底针,闪通臂,转身搬拦捶,如封似闭,十字手,收势。

     是删减版的太极,看似简单,打得人却无比认真,却是有模有样,隐隐有一丝独特的意味!公园供人休息的座椅上坐着一个老人,老人注意唐渊很久了,虽然这是第一次见面可是他却打心眼里喜欢,毕竟这年头懂得早起锻炼身体的年轻人不多了,况且还懂得拳法。实在是叫老人不得不欣喜。

     老人面容刚毅,似是经历过许多风霜,眉头皱起时能看见深深的皱纹。眼神锐利如鹰,盯着你的时候自身所散发出的强大的气势实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老人的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没有一丝凌乱,可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sè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年轻人,拳打的不错!”老人笑眯眯的说。

     “老先生,过奖了!”唐渊抱了抱拳,很有武林人士的范儿。

     夸奖应该很令人开心才是,可是唐渊却有些不好意思。他不知道自己打的好不好,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裸的欣赏他。老和尚从来都只是用点头或者摇头来告诉他,这样的动作是否合格。

     他一个人习惯了!

     每天的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重复同样的动作。看客或许是山上的一只野猴儿,野兔,或者树杈上不知名的鸟儿,就是没有会称赞自己的人!忽然有一天,有个人跑过来跟你说:“嘿,年轻人,你打的真不错!”唐渊会被这样的欣赏弄得不知所措。

     他正在慢慢的尝试着去改变习惯。

     或许被称赞的多了,终有一天他会满含自信点点头,矜持的笑笑,对那人说:“谢谢!”

     老人像是一个自来熟的孩子一般,走到唐渊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指着身边的还空着的位子,示意唐渊坐下来聊聊。

     现在的唐渊,是非观,善恶观很朴素。他从老人的眼神里看到的只是善意。于是迈着步子,直接走到老人身边坐下。

     “过什么奖?老头子我一向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打的不错就是打得不错!打的烂,我懒得看,打得好,我不会吝啬我的夸奖。”老人对唐渊过度的谦虚十分不满,一本正经的教育起唐渊来。

     这让唐渊苦笑不得,无奈的苦笑一声,点头称是。毕竟是老人家嘛,顺着他的意就好了。

     “看你年纪不大,太极打的倒是很有味道,比我这个浸yin十几年的老头子还要好。你让我这老脸往哪搁?”老人的声音洪亮,中气十足,说起话来,吐沫横飞。唐渊很怀疑老人是不是会气功,说话估计是用丹田发的声。

     老人又给唐渊出了一道难题,因为唐渊也不知道他的老脸得往哪搁。

     “刚才观老先生的拳打得中规中矩,招式动作丝毫没有偏颇,实在是让人挑不出毛病,老先生又何须自谦?”气不死的阿弥陀!唐渊默默的诵了一句佛号,请如来大神棍原谅弟子说了诳语。

     “你也觉得我打得不错?”老人眼前一亮,他的脸上洋溢着笑容,犹如伯牙遇到等待已久的知音子期一般。

     唐渊闭着眼睛违心的点点头。

     老人拍着手,‘嚯’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那好,我们打一场,看看谁更厉害一些!”

     唐渊再一次被惊呆了,如果小伙伴知道的话,想必小伙伴会被吓呆了。老人家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寻什么刺激?玩什么挑战?在家含饴弄孙,颐养天年不是很好嘛?还以为是当年的小伙子,有龙jing虎猛的时候?

     就算当年你上山能捉虎,下海能擒龙,那也是当年的事情了啊。人是会老的嘛,手脚会渐渐的不方便,老的时候走不动都属正常。现在还逞什么能啊?要是万一有什么意外,这责任是在你,还是在我啊?

     “老先生老当益壮,宝刀未老,力拔山兮气盖世!实非小子所能敌。”唐渊摆摆手头摇的像拨浪鼓,率先向老人认输。

     “小子,看招!”老人没有理会唐渊,举起拳头,便轰了过来。

     唐渊被骗了,从老人的出拳的速度和力道上来看,他就知道自己上当了。这不是一个老人该有的速度和力量!

     既然对方不像自己想像的那般不堪,那就认真对待吧。

     唐渊迅速的向后退了几步,直至到场地空旷了一些。

     空间大了一些,身手自然也流畅一些,老人的动作大开大合,可是供唐渊能找到的破绽却并没有几处。

     老人的拳法,套路,唐渊根本看不出是何门何派,哪种拳。拳头直来直往,凌厉霸道。稍不注意,便会遭受毁灭xing的打击。

     “小子,你的血xing,你的骨气到哪去了?被人压着打就是你愿意的吗?想要尽快结束,就拿出你的真本事!”老人喝道!

     或许是刺激起到了作用,老人能明显的感觉到击打在手上,通过手臂传过来的力量强了两倍不止。老人不怒反喜,哈哈大笑道:“痛快!痛快啊!”老人注意唐渊很久了,从他到公园里开始练拳就开始了。老人觉得唐渊是个好小伙子,毕竟现在懂得早起锻炼自己身体的年轻人不多了。自己家那不成器的小子哪天不是不到吃饭的点不起床?都是让他妈和老伴给惯坏了。

     这只是其中之一,更让老人惊喜莫名的是,这小伙子居然还会打太极!比之自己这个浸yin此道多年的老头子打的还要出彩!

     老家伙眼里闪着jing光,像是在空无一物的大海上发现了一座金山。

     不管从年龄上,还是那斑白的两鬓,以及头上清晰可辨的银丝,老家伙都可以称之为一个老人,可是他和别的老人又有所不同,因为他是一个练武的老人。

     对于他来说,这个会打太极的小和尚简直是神对他的恩赐。欣喜若狂是必须的!就像资深宅男们忽然有一天在某个街角的路口,转个角就看到了他们的女神苍老师和波多老师那种心情。

     练武的人嘛,找到对手是很不容易的。

     所以在唐渊已经自认不是对手时候,他充耳不闻,举着老拳无畏的冲了上去,丝毫不顾忌唐渊的感受。

     老人可是充分的尊敬了对手,如果有十二分的力气,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使出来。

     可对面的小和尚依旧游刃有余的样子,让老人感觉很受伤。好歹老人家我也练了很多年了,你装作很难对付的样子让老人家我开心一点嘛!唉,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都不懂得尊老爱幼!

     体力已经渐渐有些不支了,终究是老了么?曾经打遍了区里无一对手的人终于要开始服输了。老人伤感的叹了口气,英雄气短,美人迟暮!

     可是自己服过老吗?区里的那些个年轻的好手谁没被自己打趴下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对手选错了,结果自然就不一样。不是自己太弱,是今天的对手太强!老人想。

     结果已经很明朗了,也没有必要继续下去。老人收势而立,趁着唐渊没发现迅速的调整了一下呼吸。

     老人扶着公园的靠椅慢慢的坐了下去:“小子,你戾气太重。习武的本意只是为了强身健体。你身上杀伐气息太浓了!”

     “老先生,或许我和别人不一样,这样的杀伐之气,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控制。别人习武是强身健体,而我不是,要强身健体的话,完全可以去健身房,一样可以达到锻炼体魄的目的。我的想法很简单,仅仅是……”唐渊顿了顿,认真的看着老人的眼睛丝毫不退步的说:“我仅仅是想保护我身边的人,不受伤害!”

     老人认真的咀嚼了一下唐渊说的话,想保护身边的人不受伤害?想法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啊。世上又能有几人能做到让身边的人不受一丝伤害?

     ps:唱首歌吧,可我只会儿歌,请大家尽情鼓掌!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眼睛,真奇怪,真奇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