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美丽的女施主原来是个警察!
    唐渊的话语其实不大,但是,这群小混混们却听的清清楚楚!

     在唐渊打量他们的同时,小混混们不自觉的都后退了一步,那一刻,他们觉得自己已经被死神咬住了脖子,只差轻轻的一口,咬下去,生机绝灭!

     一个人的威慑力!竟恐怖如斯!

     小混混们互相推桑着不愿上前,竟然齐齐的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有了黄毛这个前车之鉴,谁还愿意上前找揍啊?没见黄毛一个回合下来,就倒地不起了吗?到现在嘴里还在吐着白沫子嘞!小混混们估摸着这个黄毛是故意躺在地上装死,连动物都知道躺在地上装死就会没事这个道理,没理由人类这么高智慧的生物不会啊!被揍的这么惨,谁愿意还继续站起来找不痛快啊,毕竟大家都不是蠢人,在这个世界上,真正蠢的人是活不到现在的。

     唐渊见打人的竟然止步不前,冷笑了一声,士气可鼓而不可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彼碣我盈!趁你病,要你命!老和尚教的,唐渊一直有好好聆听他的教导,并身体力行。

     你们不来,我只好上门讨要了!

     既然做错了事,就要为自己做错的蠢事付出代价。

     不是你说一句对不起,我就必须说一句没关系的!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便宜的事吗?

     唐渊捡起地上被自己弄弯的铁棍,随手一掰,在强大的作用力下,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不得已之下,又恢复了原状。

     看着面前的几个人不住的往后挪着脚步,唐渊竟然笑了起来,眼睛露出猫捉老鼠一般戏谑的眼神。

     他们作为打人的一方时或许没有想到昨ri的恶果,会在今天得到惩罚吧!唐渊忽然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极了!就像那为了人间的正义惩罚恶人的神!

     千百年前,我们的圣人孔老夫子就教导说,己所不yu,勿施于人!你们这些没文化的混蛋!活该今天被打!

     唐渊拎着铁棍,如虎入羊群!在他的手下没有一合之将。

     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前面的几个倒霉蛋已经抱着腿身子弯曲的蹲了下去,齐齐的躺在地上呻吟!

     周围腿骨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让人听的不寒而栗!

     在听到老乞丐被他们用脚踢着逼问唐渊的下落时,唐渊就决定每个人敲断一双腿!这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唐渊满意的点点头,顿时觉得自己公平极了。

     冤有头,债有主!我只找你们这双腿!“住手!”唐渊打得正嗨,忽然听见耳边传来一声娇诧。

     唐渊却没有立刻罢手,直至敲断最后一个小混混的腿,才慢慢的转过身来,同时换上了一副笑眯眯的笑脸。

     扎着马尾,一件墨绿sè的衬衫,在衣角处还别出心裁的打了个结,更增添了几分俏皮和xing感。下身是一条刚及小腿的七分裤,恰如其分的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脚上是一双紫sè暗花的慢跑鞋,整个人显得青chun而又时尚。

     “啊,原来是位女施主!女施主你真漂亮!”原谅唐渊吧,对于从小就当了和尚,女xing除了见过小时候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的师妹和师姐就没别人的唐渊来说,就算现在见到头母猪都觉得它眉清目秀,丰满迷人也是可以理解的!

     况且,从地上躺的一群牲口的眼神里也能知道答案,那是肉yu的眼神!这群牲口!没把你们第三条腿也给废了,简直是失策!唐渊懊恼的摇了摇头。

     “原来你是一个好sè的和尚!”女人别过头,脸sè绯红!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我是出家人,出家人是不能说谎的!”唐渊连忙摇摇头,很无辜的样子,反正嘴上说说而已,又不要花钱,女人都是喜欢赞美和奉承的生物,一高兴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如果你不是一个光头一定很讨人喜欢!”莘含香忽然很想笑,可是却又极力忍住了,样子可爱极了,她是一名jing察,站在这儿和施暴者谈笑风生?总感觉气氛很诡异啊。

     “难道我光头的样子不帅么?”

     “油嘴滑舌,你真的是一个和尚吗?”

     “天地良心啊,谁叫我好运,自大记事起,就在一个和尚庙里。”唐渊哭丧着脸,顿觉委屈。

     “这么说,你自小就是一个和尚咯?”女人忽然板起面孔,美丽的俏脸上居然有了一丝威严!

     “女施主真是冰雪聪明,一眼就被你看穿了!”唐渊笑眯眯的说,对板起的面孔视而不见。

     女人抬起脚,一步一步的像唐渊逼近,唐渊忽然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快,女人没走进一步,视觉上带来的美丽便强烈一分!

     女人站在唐渊的面前,离唐渊大概两个人的距离,唐渊似乎能闻见他身体所散发的幽香,牛nǎi味的,很好闻!她接着从裤子的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小本子,在唐渊面前晃了晃,我是jing察,我现在有理由怀疑你犯法了,现在你需要和我去jing局做一下笔录。女人指指躺在地上呻吟的小混混们。

     “jing察?”唐渊瞪大了眼睛:“你好,美丽的jing察小姐!你可能弄错了,我是良民啊,大大的良民!”

     “是不是良民到了jing察局就知道了。”女人不留情面,铁面无私的说。

     “嗯,嗯,jing局会去的,不过在去jing局之前,先让我把事给办了!”唐渊冲着美女连连点头。

     “你还有事?”

     “当然了,你没见一只小老鼠,贼眉鼠眼的准备找洞溜走么?”唐渊绕过她的身体,笔直的向前走,然后,指指准备借机脚底抹油的王大柱。

     “不可以,我是jing察,就算他是疑犯,也该由我来处理,你不能那么做!”女人大声说。

     “不行啊,我已经答应了一个老人家。我是出家人啊,出家人不打诳语!所以……”唐渊从地上捡了一块小石子,随手丢了过去,打在了王大柱的腿弯处,王大柱被打的一个趋咧,膝盖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冲击力,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看到王大柱跪在地上狼狈的样子,唐渊面无表情的仰起身看着夜空继续说:“他该死!”

     真是个美好的夜晚!天上的星星清晰可辩,一颗一颗的,努力闪着光亮,像是个调皮的孩子,可爱的眨着自己的眼睛。可是唐渊知道,那里一定有一颗受了冤屈的星星,属于那个老乞丐的星星!

     莘含香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了,可是看到唐渊的样子,却又极其的不忍心,带着悲伤还有愤怒的脸,无声的看着夜空。他是在内疚吗?

     “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你作了恶,福已经远离你了,现在祸也找上门了!”

     王大柱绝望的闭上眼睛,颇有些视死如归的意味。“咔擦,咔擦!”又是两声脆响。

     王大柱是罪魁祸首,所以,唐渊下手就格外重了些,不仅双腿俱废,连那续接香火的子孙根也顺带一起废了,看样子是没有修复的可能了!哪怕你接骨的技术再好,没有骨头的地方你怎么接?

     老和尚,我终究还是没下杀手,你肯定又要责骂我太过仁慈了!哈哈,徒弟又让你失望了!唐渊扔下铁棍,自嘲的笑笑。

     莘含香在一旁大大的出了一口气,还好没有铸成大错,能及时悬崖勒马,很好!她刚刚在一旁心惊肉跳的,真的很怕这个清秀的小和尚把人杀了,自己这边就一个人,虽然已经报了jing,可是看这空旷的马路,没有一点jing察到来的意思。自己出门换了便服,也没法带枪。况且,就算带了枪,自己会开枪吗?她想。

     莘含香是来探亲的,这个小县城里住着她的外婆,她的家在省城,之前已经劝说过很多次了,让外婆搬去城里和她们一起住,可是外婆年岁大了,人一老就格外留恋家乡的一切,讲究的是落叶归根,所以,任凭她们如何劝说,她的外婆依旧守着她的祖屋,不肯跟着一起去城里住。

     这次趁着休假的时间来看看外婆,却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作为人民的好公仆,以及心中的正义感使然,这种事她自然会管管。

     她其实在旁边看了很久,事情的始末也基本上清楚,一个和尚和一群混混之间的故事,更简洁的说就是,几千块钱引发的血案。

     莘含香其实对唐渊的第一印象并不坏,人长得好看,最起码比王大柱那群面目可憎的嘴脸要好得多,更难得是还这么有正义感!

     看到唐渊手持铁棍,径直向那群混混走去,莘含香觉得自己是该站出来的时候了,一个好人因为做了一件好事而犯了错,这该多么讽刺啊!

     可是这个小和尚居然不听自己的,依旧我行我素,这让莘含香很受伤,她没能阻止唐渊打人,不是不敢,是不想!我这是怎么了?她问自己。

     王大柱双手紧紧的捂着下体,身体痛苦的痉挛满地上在打滚,额头上的汗珠争先恐后的往外冒,竟然还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又被唐渊一脚给踩在脚下,嘴里吐着血沫子,嘴角抽痛,呸的吐出一口涂抹,几颗被烟熏的发黄的牙齿夹杂其中!

     “我有说过让你离开了吗?”

     “还有什么事啊?大哥!”王大柱哭丧着脸,跟死了爹妈似的,事情从一开始就向着他预料的结果反方向发展的,他忽然想起来,唐渊曾经要他出门之前看一下黄历的。自己大意了啊!

     带来的人全军覆没,别说面子,尊严什么的了,能捡回一条命,他都得感谢唐渊的善良与大度!如今,能装死狗就装吧,如果不想死的话。

     “那个小女孩呢?”唐渊想着,那个和老乞丐相依为命的小女孩,自己和她是多么相象啊,与之相比自己幸运多了,最起码自己还有一个有时候看起来不太靠谱的老和尚。

     “我,我,我也不知道,我们去找那位老人家的时候,发现他们爷孙住在一个高架桥的桥洞里!”王大柱结结巴巴的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他真的是怕了,连称呼一个以前他口中的老东西,都用上了敬语。

     “带我去!”唐渊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直接下了命令。

     “大哥,您就行行好吧,我的腿已经断了,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王大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乞求道。

     “那可不行,屁岂能说放就放?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屁,臭气熏天的,放了熏到人可就不好了!”唐渊摆摆手说。

     莘含香听唐渊说的有趣,在一旁掩嘴娇笑:“恩,确实不能放,你们得和我去趟jing察局。”说完指指躺在地上呻吟的一群人。

     “对,最好把他们送去劳改一下,让他们为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建设出份力,把我们的社会建设的更加美好!”唐渊连连点头,指指点点的,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嗯,你也算一份吧!”莘含香看着唐渊认真的说,却怎么也掩饰不住眼睛里的笑意。

     “我?我为什么也要去?”唐渊睁大了眼睛,女人果然都是善变的生物。

     “因为当街打架斗殴,你也有份!”

     “我那是行侠仗义,是善举!”“你那是惹事生非,是恶行!”

     ……

     和疯子吵架是傻子,和傻子吵架是疯子,和女人吵架,又疯又傻。唐渊既不傻也不疯,他选择暂避其锋芒。“我们国家是一个法制的国家,我们遵循的原则是以法治国,公民的责任就是要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违法必究!”莘含香忽然记起高中政治课本上内容来了,她觉得自己有责任有义务给这个身在和尚庙,长在和尚庙的法盲上上课。看着唐渊睁着眼睛认真听讲的模样顿时觉得很受用,扭过头,偷偷的笑。

     “那他们呢?”唐渊指着躺在地上的一群人,法律的制定,限定的是大部分的人,总有那些能逾越法律底线的人存在,只要,你手中握有足够的权与力!

     “正如你将要看到的,他们即将要接受法律的制裁!我不想你,不是,我不想好人做了好事反而接受不该有的惩罚,你明白吗?”莘含香苦口婆心的劝导,银牙紧咬,拳头紧握,努力的维持自己即将崩溃情绪,这个死脑筋的臭和尚!

     “我明白,可是你又知道吗?如果换作一个人,一个不懂武,没有权利,没有钱财背景的一个普通人,他一定会死!或被扔在路边,无家可归的野狗会好心的帮他收尸,啃成一副骨头架子,或许被扔进江里,明天,早起的鱼儿会发现早餐过于丰盛!不管哪种情况,你见到的都是一具尸体。一个无辜的生命,消失了!”

     “你或许会说,还有jing察,这个世界还有公平,正义!可是,这些我一样都没看到,好人在受罪,坏人在逞恶,我看到了,所以我出手了,这是我能为那些不记回报的好人,仅能做到的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

     莘含香怔住了,这些社会的yin暗面,她当然知道的清楚,只是大家都保持默契,心照不宣的彼此不说出来而已,只有他,作为一个刚刚步入凡尘,心中还怀有一颗赤子之心的,心存正义感的人勇敢的说了出来。

     是啊,这个社会怎么了?这个疑问忽然就出现了,她反复的在问自己!

     “任何事物都是yin阳并济,有光就有暗,有善良的,就有邪恶的。虽然这个世界并不像我想象的那般美好,但我依然深爱着这个可亲可敬又可恨的国度,因为,这是我们的祖国啊!中华文化五千年的传承,源源不觉,正是有了我们这些可爱又善良的劳动人民才实现的,不是吗?不能因为手上长了一个脓包,就把手砍了,鼻子里面有鼻屎就把鼻子挖了吧?不能因为这个世界虚伪了,我们也变得虚伪了!这个世界总是那么不尽如人意,难道那样,我们就不生活了吗?”唐渊抬起头,眼睛里蕴含着皓如明月一般发亮的眼神,莘含香似乎能感受到里面所拥有的无限的生机与力量!

     这个和尚,说的真好!莘含香翻了一个白眼,纤手抚额,恨不能掐死唐渊,什么话都叫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莘含香瞪着大眼睛,怒视着唐渊,当然,唐渊同学也是一个不愿吃亏的人,也瞪着眼睛看她----的全身,尤其是胸部和大腿部位,看了一眼,两眼好几眼,才恋恋不舍的挪开眼。

     男人本sè嘛!

     这个世界上,有哪个男人不想看遍世上所有美女的胸部?他唐渊只是其中最普通的一个!

     ps:这章分量很足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