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你们队长是我孩子她妈!
    唐渊下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大城市的夜空不似原野那般有着静谧的味道。一栋栋耸立的高楼大厦挡住了月sè星光,挡住了吹来的习习晚风,真像是一座筑起四面高墙的监狱,每个人都像是居住在里面的一个囚犯。

     车上的乘客依次下了车,与前来接他们的亲戚,朋友或者情侣热情的拥抱,亲吻,分别诉说着离别的衷肠。

     唐渊孤独的下了车,没有人来接他。

     这个城市里他还没有一个朋友,他漫无目的的城市的大街上乱晃,准备找家旅馆进去休憩一晚。

     城市是不存在夜晚的,车水马龙,灯火通明,各sè的霓虹灯闪耀着各sè的光,汇聚成一道彩虹将城市装扮的更加的xing感撩人。

     唐渊的前方有一辆车,在没有受力的情况下,它自己动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据国外一位牛老先生所说,力是一切受力物体运动的根本,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是相互的,车子动了起来一定是有什么东西给它施加了作用力!唐渊是个求知yu旺盛的好孩子,他决定上前看看。

     唐渊的视力是极好的,从小没有受到过书本,电视,手机的各种摧残。所以即使在这样的黑夜里,能视物对他来说没有什么难度。车里有两个人,更确切的说一男一女,他们正在做一件事,更确切的说是在做一件男女之间的事。

     车子是丰田系列的一款suv,唐渊不知道车子的具体名字,不过看外观,像是价值不菲的样子。车内的闲置空间比较大,以便于两人尝试更多新鲜的,有可能的姿势。

     这会儿两人竟又开始尝试另一种姿势了,女人的脸很妩媚,带着极尽魅惑的表情,全身不规则的分布一种cháo红sè,脖子高高的向上昂着,似是舒服,又像是痛苦。

     唐渊站在车外看得津津有味,真人版的活chun宫,可遇而不可求啊,对于一个没有经历过那档子事,也不知道以英文字母a开头的东洋小电影为何物的唐渊来说,发生这种事情对他的诱惑力不可谓不深,冲击力不可谓不强。

     两人似乎是到了工作的收尾阶段,女人的叫声越来越高亢,完全一副沉醉其中的样子。

     女人忽然睁开了眼睛,因为她发现车窗外有个人影,有些黑,她看不清,可是问题是确实是有个人啊,做人总得有些羞耻之心吧?

     女人一动,男人便跟着叫了起来:“妈的,你干嘛?想把我弄断吗?”男人骂骂咧咧的。

     女人缩着身子往男人身后躲:“车外面,有人!”女人抱着自己的衣服盖在自己身上,指着车窗外面小声的说。毕竟遇到这种事吃亏的总是女人,要是个男人情况可能就不同了,他会很慷慨的让你看个够,如果你不方便的话,他都能从车里走出来。

     “哪有人啊?”男人扭头看了一眼。

     “真的有人!”女人固执的说。

     “是哪个不开眼的小瘪三?被我抓到非要把他的卵蛋捏爆!”男人骂骂咧咧的穿上了衣服,打开了车门。

     外面真的是有人的,男人必须得承认这货一定是个奇葩,按照正常人的思维,被人发现在偷窥别人,第一反应应该是立马拔腿就跑吧?这货倒好,一点觉悟都没有。安静的站着,明亮的眼睛看不出有任何的慌张。

     “你是谁?”男人语气不善,任何人在那种时候被打断心情都不会好,这时候没拿着把刀追着他屁股后面砍,都得说这人大气啊。

     “我是唐渊!唐宗宋祖的唐,深渊的渊!”唐渊看着眼前面sè不善的男人,认真的说。别人问他的名字,他都会有礼貌的回答。

     “我他妈管你是什么玩意?现在我告诉你,你摊上大事了!”男人说这话的时候连正眼都没有看下唐渊,他斜扭着脖子,松松垮垮的站着。

     “如果你耳朵不是很好,我可以在说一遍,我是唐渊!唐宗宋祖的唐,深渊的渊!”

     “唐你妹!老子……”男人已经举起了拳头砸向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你老子没教育好你,我这人一向热心,别人都管我叫活雷锋,其实,教育儿子这种事,我也比较在行的!”男人的拳头没有砸在唐渊的脸上,他伸手握住了男人的拳头。这么好看的一张脸,砸坏了多可惜啊。

     痛!锥心刺骨的痛!是从那只被唐渊握着的右手上传来的,手上的骨头像是被研成粉末了一般。他很用力的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他做不到。

     终于能抽回自己的手了,可是却更加的狼狈不堪。唐渊在一瞬间松开了手,男人在惯xing的作用下,一直退,一直退,直到摔了一个狗吃屎。他跌坐在地上,用没有受伤的左手不停的揉搓发红变形的右手,以此来减轻痛苦。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弱不禁风,看着挺高大的身材,却屁用不顶。白花花的米饭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唐渊往车里瞅了一眼,那个女人吓得赶紧掐断了通话,将手里的手机扔飞了出去。

     不得不说,这大城市里的jing察,办事效率就是高,才发生冲突,就已经闻风赶来了。

     jing察们依次下了车,没问发生了什么事,而是直接往坐在地上的男人那边跑了过去。

     “王少,您没事吧?”领头的一个jing察扶着男人,关切的问。

     “我他妈像没事的样子吗?快,给我抓住那个人!”男人在jing察的搀扶下起身,指着唐渊叫道。

     不消领头的jing察吩咐,已经有几个机灵的jing察站在唐渊身后,将他制服了。

     唐渊没有反抗!

     “喂,jing察大哥,你还没问发生了什么事呢?”唐渊着急的说,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抓人,不是屈打成招吗?刚才还夸你们办事效率高呢!白夸了。

     “带回局子里再说。”领头的jing察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

     “还有我的狗……”

     ……

     jing察局,刑讯室。

     “叫什么?”领队jing察坐在唐渊的对面,旁边还有一个负责笔录的jing察。

     “唐渊!喂,喂,渊写错了,是深渊的渊!”

     “家住哪里?”

     “牛角山!”

     “牛角山是哪里?”

     “说了你也不知道!”

     “嘿!你小子找揍呢?是吧!我可告诉你千万不要自己找不痛快。问你什么你最好配合一些。”jing察站起身,俯在桌子上,低头看着唐渊威胁着说。

     “配合,一定配合!”

     “身份证!”

     “没有!”唐渊无奈的说,别人都说,你一点身份都没有,你有的只有身份证,唐渊连身份证都没有!

     “怎么会连身份证都没有?”

     “可是我真的没有啊。”唐渊耸了耸肩。“那个,jing察大哥。我能走了吗?”

     “走?往哪走?”那个埋头负责记录的jing察讥讽的反问,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哎?当然是离开这里了!”唐渊气愤的说,自己的意思表达很明确啊,不难理解吧?还是说这个jing察从小喝三聚氰胺超标的三鹿nǎi粉脑子喝坏了?

     “离开?我看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那个jing察嘲讽的笑了笑。

     “为什么?我看我打的那个人也离开了呢。”

     “人家离开那是有原因的,人家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人家老爹是本市有名的企业家,你老爹是什么?”

     唐渊没有老爹,唐渊只有一个老和尚,有时候看起来还很不靠谱。“可是,我也是有人的啊!”这些个jing察都看不起人的吗?

     “哦,是吗?你都有些什么人啊?”jing察被他气乐了,于是笑呵呵的反问,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这里是清海市的jing察局吧?”唐渊不放心的问道,也不知莘含香那小妞是不是靠得住。

     “对啊。”jing察点点头。

     “那莘含香你认识吧?”

     “你认识我们莘队长?”那个jing察坐不住了,脸上变了sè,疑惑的问。

     “当然认识,不仅认识,而且还是很亲密的关系哦,不信你打电话问问。”唐渊笑笑,将那个jing察的表情尽收眼底,看来自己赌对了。

     jing察觉得事情不太好办了,如果事实真的如这个小和尚说得一般,那自己到底是放还是不放,放了,王宇那边肯定不好交待,不放的话,那自己队长这边怎么办?她会不会给自己小鞋穿?听说如果女人真的爱起一个人来都是很疯狂的。

     不管怎么样,先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总是好的,于是他拿出手机当着唐渊的面子拨通了莘含香的手机。

     电话被人接起了。

     jing察平复了一下心绪,使自己显得尽量平静一些:“喂,你好,莘队长,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来打扰你。”

     “刘洋?说吧,有什么事?”听筒里传来慵懒的声音,刘洋猜测队长估计这会儿已经睡了。

     “是这样的,今天晚上发生一起刑事案件,被我们抓回来的一个人他说认识你,所以我打电话求证一下。”刘洋小心翼翼的解释。

     “哦,是吗?他叫什么名字?”

     刘洋还没来得及说出唐渊的名字,电话里又传来了声音。刘洋仔细听了一下,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妈妈,妈妈,猫和老鼠的动画片快开始了,快来看,快来看。”nǎi声nǎi气的声音,倒是清脆的很。

     “安安乖,妈妈正在忙工作,你先自己看,妈妈待会来陪你。”这是莘含香的声音,很明显,这不是对刘洋说的话。

     妈妈?女儿叫安安?刘洋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刘洋吗?临时出点状况,你继续说,他叫什么名字?”

     刘洋咽了一口唾沫:“他说他叫唐渊。”

     “唐渊?唐宗宋祖的唐,深渊的渊?”

     “是的。”妈的,事情还是朝他想的方向发展过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刘洋总感觉自己似乎从队长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些急切的味道。

     “他怎么样?他没受伤吧?他究竟是犯了什么事?算了,你把电话直接给他!”

     刘洋苦笑了一声,对唐渊招了招手。

     “唐渊?”莘含香不确定的问。

     “是我!”

     “怎么回事?你怎么那么不让人省心啊?怎么又进jing察局来了?”莘含香的声音又快又急切。

     “晚上没什么事,所以就过来串串门,没事的,别担心。”唐渊笑着说道。

     “……谁担心你了?自作多情。”莘含香快速的小声辩解。

     唐渊笑笑,没有说话。

     “你先把电话给刘洋。”莘含香说。

     电话被转到刘洋的手中。刘洋把手机放在自己耳边,莘含香继续说:“你说打电话来求证?”

     “是的,他说你们认识。”

     “是的,我们认识。”莘含香不容置疑的说,末了还不放心,又加了一句:“你们不要为难他。”

     刘洋苦涩的笑笑,心想,我哪敢啊?“他还说你们关系很亲密。”

     亲密吗?这个死和尚在瞎说什么?想起在河边他为自己温柔的按摩,自己脚扭伤他一把把自己背了起来,似乎只有亲密的人才会这么做吧?

     “嗯。”莘含香点头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不让别人听出她平静的掩饰下,那紧张的心情。

     “他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不要这么吞吞吐吐的。”

     “他还说,你是他孩子她妈!”

     “唐渊!我要杀了你!”刘洋把手机拿的离自己的耳朵稍微远一些,听筒里传来的是队长暴怒的尖叫声。

     ……

     ps:出门遇到一个女汉子,说来如今女汉子越来越多让我们这些真汉子怎么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