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唐渊的女儿!
    唐渊是一个讲信用的好孩子,他觉得说出去的话,就像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是无法回收的!

     既然已经知道了小女孩的地址,那就一定得去,而且不能拖,明ri复明ri,明ri何其多啊!所以,他不顾莘含香的劝阻,不顾现在已经时间已经很晚,不顾莘含香的脚伤还没好,不顾自己身上一毛钱都没有的事实,坚持一定要找到那个小女孩!没钱?别说步行,就是爬我也认了!唐渊是这么说的。

     在唐渊向莘含香阐述了人民jing察为人民,jing民情,鱼水情,jing察应该起到模范带头作用,克己奉公,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无私奉献的大无畏jing神后,莘含香觉得,如果自己不去,简直妄称为人!

     唐渊扶着莘含香站在路边,莘含香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这才是他说出那番话的终极目的所在啊!

     唐渊身上连半毛钱都找不出了,所以打车的钱自然是莘含香掏的,所以他很自然的无视了司机师傅鄙视的眼神和莘含香尴尬的笑容。

     他和莘含香只知道地方,却不认识路,不过没关系,出租车司机师傅认识就行了。

     有钱真好!唐渊在心里悄悄的说。

     唐渊和莘含香在一个高架桥的桥墩下下了车,虽然已经很晚了,却不能阻止这里依旧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现在的人们,晚上睡不着,白天起不来,这似乎是通病了。

     他和莘含香一个桥洞一个桥洞的依次找过去,莘含香脚还不太方便,所以唐渊只能扶着她慢慢的走,不时还要注意,路上的缺口,障碍物,以及没了井盖的窨井。

     终于在一个最小的废弃桥洞里见到了一个瘦弱矮小的身影,小女孩正抱着双膝坐在桥洞的入口,眼睛无神的看着路边昏黄的路灯,认真的连有人到来都没有发觉,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兴许是从爷爷不见了那一天起就这样沉默无声了吧。

     莘含香的眼圈红了,唐渊的拳头捏的紧紧的,五指像是长在了一起。

     就是一个桥洞而已,没有床,没有被子,没有锅碗瓢盆。没有……什么都没有!

     一堆干草,一个破了一个口子的破碗,仅此而已!

     小女孩终于回过神了,回过头看见一个哭得伤心的漂亮大姐姐,眼睛转到唐渊身上后,黯淡的眸子明亮了一些,脆生生的喊了一声:“爸爸!”

     唐渊差点吓得一屁股栽倒在地上,怎么回事?唐渊是个好少年啊,活了二十年了,没谈过恋爱,没摸过女人胸部,没做过那档子事儿,只有小时候拉过小师妹的手,感觉又细又软,之后就没有过出格的事了,怎么能莫名其妙的成了别人的爸爸了呢?

     莘含香也睁大了眼睛,满脸的疑问,这真的是个和尚?

     “那个,我不是你爸爸,我是叔叔,不是,你可以叫我哥哥,千万别叫爸!”唐渊彻底混乱了,连说话都变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你就是我爸爸!”小女孩仰着头,小脸上一脸认真:“我问过爷爷,爸爸是什么?爷爷告诉安安说,爸爸是你可以依靠的人,爸爸是你一见到就会感觉到亲切,想要他抱,想跟他闹,他也不会恼,爸爸会让你安心,会给你他能给你的一切。所以,你就是我爸爸!”小女孩再次郑重其事的说。

     “……”唐渊说不出话了,才一出门就当了别人的便宜老爹,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唐渊,出家人慈悲为怀,你可不能伤害安安幼小的心灵。有这么一个聪明漂亮的女儿你该感到高兴啊!哈哈哈……”莘含香揉着发红的眼圈,笑的直不起腰。

     “妈妈!”

     “你你你,你是在叫我?”莘含香笑不起来了。

     “是啊,妈妈!”

     “……”

     “小朋友们捡到一钱都会交到你手里,想必你也不会伤害安安幼小的心灵吧?况且有这么一个聪明漂亮的女儿,你也会由衷的感到高兴吧?哈哈哈……”唐渊也笑了,笑的比她还要大声。

     莘含香的脸红了,而且很红很红。和唐渊一样,莘含香也是一个好妹子,没亲过嘴,没拥过吻,甚至没有谈过一场正式的恋爱。准时上班,下班就回家,标准的一副将来贤妻良母的典范。莘含香树立起来的良好形象,在安安的一声“妈妈”中轰然倒塌。

     妈妈?还有爸爸?唐渊?莘含香斜眼偷偷看了一眼笑的开心的唐渊微微放心了,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

     唐渊和莘含香没有去刻意纠正安安的称呼问题。小孩子嘛,忘xing大,没准哪天就给忘了。

     两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安安身上,安安身上的衣服没一件是好的,衣服裤子都打上了补丁,鞋子破了好大一个口子,纤细的脚趾头露了出来。及肩的长发乱糟糟的,脸上像是糊了一层东西,一张看不清本来面目的脏兮兮的小脸。

     唐渊揉了揉脸上僵硬的肌肉,怕自己严肃的表情吓到这个表情怯怯的小姑娘,硬挤出一点笑容堆在脸上。

     他走了过去,丝毫不顾及安安身上脏兮兮的衣物,一把抱起她:“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安安不说话,只是眼泪扑朔朔的往下掉。稚嫩的细小手臂紧紧的勾住唐渊的脖子,紧紧的!仿佛自己一松手,就会从这个美好的梦中醒来。

     唐渊抱着安安,大步的往前走出了桥洞,却没发现后面无声的啜泣声。安安睁着大眼睛,轻轻的拉了拉唐渊的衣袖,眼睛看向后方,那个扶着墙站着,默默哭泣的大姐姐。

     “唐渊!”莘含香哭的更欢了,眼泪不要钱似的一串串的往下掉。莘含香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今天哭的次数算起来是她哭的最多的一天,因为脚伤哭了一次,痛的!看到这个身世可怜的小女孩所处的环境又哭了一次,难受的!唐渊抱着小女孩一脸决绝没有犹豫的样子像是忽略了她这个人,这次因为什么呢?她不知道,只是心里觉得有些堵,还很难受!这就是心痛的滋味啊!是被抛弃了吗?

     唐渊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蹲下身把安安放到地上,又弯腰钻进了低矮的桥洞里,扶着她站好,伸出右手轻轻的擦去她脸上的泪水:“不要哭。”莘含香不说话,任由唐渊扶着出了桥洞。终究没有忘记自己啊!她的心里隐隐的似乎又有了一些开心。

     唐渊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在不远处晃悠的来福听到哨声,一路狂奔着来到唐渊的身边,一下子人立而起,伸出爪子搭在唐渊的肩膀上。

     唐渊把兴奋过度的来福从自己肩膀上给扒拉下来,轻轻的将安安放在了来福的身上。来福没有适应这种被别人骑着的滋味(唐渊小时候骑过),极力的扭着庞大的身体,抬起头,明亮的眼睛盯着唐渊,里面蕴藏着无限的委屈,嘴里不停的呜咽出声。

     唐渊一瞪眼,来福又乖乖的低下了头,身体也不在扭动,像是一个被地主剥削的庄户,无奈的屈服在了强权之下。

     安排好了小的,还有一个大的。

     “上来!”唐渊转身,走到莘含香面前蹲下身体,见莘含香不明所以的样子,无奈的说。

     “干嘛?”

     “背你啊!”唐渊说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和来福说好了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它驼了小的,我就只能驼大的了,谁让我是它老大呢,做老大的就该多替小弟分担啊!”说完不由分说,一把捞起莘含香的腰,让她趴在自己背上,双手托着她的屁股,站了起来。

     “女人就是嫩点,没办法咯。”唐渊嘟囔道。

     莘含香安静的趴在唐渊的背上,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就当是害我受伤,和花了我几十块钱打车费所做的赔偿好了。她这样安慰着自己,于是心里越加的心安理得起来。

     夏秋交季的季节,昼夜的温差较大。白天的阳光炽热,夜晚却显得格外的yin冷。以前的这个时候已经躺在外婆家的床上睡熟了吧?莘含香觉得有些冷,她穿的并不多,秋风微微的吹着,寒冷的感觉显得越加的明显,好在有个背着自己的人替自己挡了一些。

     莘含香发现唐渊的背并不是很宽阔,也不是很柔软,但是很温暖,她努力的想靠的近些,再近一些,双手紧紧的环绕着他的脖子。

     她有些累了,微眯着眼睛,沉沉的倦意一股脑的袭来。

     “喂,喂,别睡,别睡,这种天气里睡着很容易感冒的。”唐渊轻轻的摇晃着莘含香。

     “哦。”莘含香答应着,眼睛却没有睁开,还是一副昏昏yu睡的样子。

     “恩,我们来聊聊天,谈谈理想,谈谈文学,或者音乐、电影、服饰,化妆品都可以。”唐渊挤弄着眼睛,回过头看着她鼓励的说。

     “还是谈谈你打人的动机吧。”莘含香有气无力的说道。

     “……喂,不要这么扫兴嘛!”唐渊摇了摇光头,“好吧,说说你从事jing察这个伟大职业动机好了,你不知道,我从小就特别羡慕jing察,觉得他们特威风,到了一个地方将证件一亮,别人就不敢多嘴,然后说一句: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每一句将作为遗言。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是不是特牛x?很带感吧?而且他们无所不能,因为,大家都说有困难找jing察叔叔。最重要的一点,我觉得他们都好有钱,因为小朋友们捡到的钱都交给jing察叔叔去了。”

     “其实没你说的那么好啊,我的动机也不是很伟大,我从小的愿望就是当个jing察。觉得有些人很可怜,总得有些人站出来为他们主持公道啊,可是后来真的参加工作了,才知道我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社会就是这样了,保持住你自己本心就可以了。”唐渊点点头,安慰着说道。“记得我师傅第一次真正教导我时候还是我八岁的时候,那天空中飘着细小的雪花,师傅把我带到寺院门外的空地上,背着手背对着我,沉默着不说话看着远方的天空。天很冷,我冻得发抖,心里想着:这老家伙,又在装逼!”

     “就在我快要冻的要晕的时候,师傅转过身了,温和的看着我说:冷吗?我心想:哇cāo!怎么可能不冷!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小木剑,把他交到我的手上,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他的手很温暖,像是一个暖炉。可是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多久,他把手又缩回去了。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表情严肃:唐渊,你八岁了!我要说的你现在可能不懂,但是,我希望你能记住,在以后的ri子里也是一样!”

     “他说:从现在开始,挥舞手上的剑,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灵魂!”

     “你的师傅一定是一个哲人!”莘含香听得一脸悠然神往的表情,对唐渊那个素未谋面的师傅产生了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啊,他啊,一个老混蛋而已!”唐渊撇了撇嘴,轻轻的笑了,从漫长的回忆中恢复过来,漫不经心的说。

     莘含香:“……”

     时间在谈话中总是过得飞快。唐渊背着莘含香,没有说要坐车,实在不好意思再让别人掏钱了。莘含香也没有主动提出打车,两人彼此保持着默契。来福驮着小女孩,跟在唐渊的后面晃晃悠悠的走。

     在莘含香的指点下,他们来到一家宾馆。莘含香觉得现在已经很晚了,实在没有必要在回去打扰外婆。而且,自己回去了,这三位怪异组合怎么办?先在宾馆凑活一晚上得了。

     当然,就算到了宾馆,唐渊也一样没钱,住宾馆的钱一样还是莘含香掏的。看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还带着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女孩,收银员脸上的表情惊诧不已:这小夫妻俩真够可以的,开房连孩子都带来了。哦,天呐!还有一只宠物狗。这是宠物吗?什么宠物这么大?

     ps:我想写的,是要让大家高兴开心起来的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