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有了快感你就喊!
    终于能听见jing车上jing报的声音了,几辆蓝白相间的jing车像一只患了哮喘的败狗,蹒跚着脚步,姗姗来迟。

     唐渊一直想不明白的是:为何抓罪犯的时候车子要一直响着jing报?难道是为了提醒嫌疑犯们,我们来了吗?要他们早做准备?还是打心理战,准备在气势上压倒罪犯?战争时期,小鬼子们还知道高叫着: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的口号呢!小鬼子们都知道的浅显道理,他们会不知道?唐渊不信!

     四辆车的门,依次被打开,从车里下来了好些人,不过大部分都是体型肥硕,带头的便是一个大胖子,那张肥脸上写满的不是为人民服务该有的谦逊,而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慢!

     胖胖的jing察,移动着胖胖的身体,无比缓慢的来到唐渊和莘含香的跟前,唐渊甚至能发现他还在用力的喘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伙人是跑步过来的呢,如果真是那样,说不定唐渊会拉着胖jing察的肥手,说句辛苦了!连说好几声谢谢。不过,既然知道是开车来的,那么只能说,这几步路,废了他好些力气!

     “是谁报的jing?”胖jing察来到唐渊和莘含香两人跟前喘息着问道。

     “是我!”莘含香转过身来说道。

     胖子jing察眼前一亮,是个美女!于是脸上的表情也丰富起来,咧开大嘴,温柔的笑了起来,不过唐渊越看越看越恶心!本来就胖,笑起来更难看,有本事你笑的跟弥勒佛那样有韵味啊!

     莘含香也觉得恶心,肥脸一展开,就像一滩在太阳底下被晒化了的冰淇淋。不过出于礼貌,并没有将这份厌恶表现在脸上,而是从口袋里掏出她的jing官证,递给了他,胖jing察单手接了过去,看到底下的所属单位,脸上的表情更加jing彩,最后双手恭敬的递还给她,甚至还努力的弯下了腰。

     没待他说话,莘含香就抢先指着躺在地上呻吟的一群人说:“把这些人都带回去吧,这些都是疑犯!”

     胖子jing察努力挺直了身体,板着腰,四指并拢指向脑门,大声的喊?“是,长官!”一滴滴的汗珠顺着脑门,在肥脸上流淌!然后指了指她身后:“那位呢?”

     “谁?”莘含香疑惑的问道。

     “跑掉的那个!”

     莘含香回过头,发现正大步往后跑的唐渊,头也不回的远去了……

     “这个交给我!”莘含香跺了跺脚,这个臭和尚!

     唐渊已经跑的很远了,回头发现那个傻女人居然还一直追着,头发散乱,被风扬的四散,赤着一只脚,狼狈的一瘸一拐,却始终没有停下脚步。唐渊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停下了脚步。

     终于来到近前了,唐渊伸出一只手,想扶她一把,却被她一巴掌抽开。可能是用力过猛,身体忽然朝一侧倾斜,眼看着人就要摔倒了。

     唐渊眼疾手快,一把捞住她的腰,生生止住了她下坠的身体,看着她的眼睛。这个傻女人居然在流眼泪,眼睛里,睫毛上都是泪珠,小脸微皱,梨花带雨的样子,真是我见尤怜!

     “放开我!放开我!你舍得停下来了?怎么不继续跑啊?你跑啊!”莘含香带着哭音说,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越加的用不上力,脚上阵阵的疼痛传来,眉毛又是一紧。

     “不跑了!你都追上来了。”唐渊扶起她的身体,慢慢的扶着她坐在了一个人工湖的石阶上,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唐渊蹲下身来,抓起她的脚。刚要看下伤口的情况,却见莘含香剧烈的颤抖起来,极力的挣扎想摆脱那只抓着自己脚的怪手。“你干嘛?”莘含香瞪着眼睛怒视着唐渊。

     “你的脚受伤了,我懂点医术,想确认一下伤口的情况。”唐渊抬起头,无视她杀人的眼神,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

     “不用你装好心!”莘含香用力抽回自己的脚,先前让你等一会都不行,现在来装好人,鬼才信你!

     说着便摇晃着身体,努力的想站直身子,刚站直身体,脚一用力,脚脖子就抽痛的厉害,疼得她眼泪哗哗的往下掉,脚跟一扭,身体眼看着就要再次摔倒。

     唐渊再次搂住她的腰,这次没有征询她的意见,拦腰一把将她抱起,轻轻的放在石阶上。

     “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你想下半辈子都瘸着一条腿,还是以后就准备在轮椅上度过了?就算你想当瘸子,那也得问过你父母!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有所损伤!”

     “干嘛那么凶啊!”莘含香憋了憋嘴,委屈的想哭。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么说过她呢。

     唐渊低下头,原本嫩白如暖玉的小脚,被划出道道纵横交错的伤口,有的伤口还在流血,脚踝处红肿一片。

     “为什么要这么做?”唐渊逼视着她,眼神酌酌的,表情认真,没有丝毫的嬉笑成分。像是怜惜,又像是责怪。

     “我不追来,你跑了怎么办?”说这话的时候,莘含香都不敢看着唐渊的眼睛,违心的话,说出来自己都不信!是啊,自己为什么要追来?

     “我说过的,jing察局我会去的!”

     “你说我就要信啊?我是jing察,抓坏人是我的责任,你不是一个和尚,你是坏人!”

     “……”

     唐渊不说了,伸出手,缓慢的去除她另一只脚上穿的鞋子和袜子,看着他温柔的样子,莘含香心里莫名的有些欣喜,唐渊的手触及她嫩白的小脚,她不自觉的缩了缩,有些痒,还有些酥麻,她极力的忍住不笑,可是嘴角边的肌肉却不停的抖动,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这是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得异样的感觉,从心里上来说,她并不排斥这种感觉。“得先清洗一下伤口,估计会有点痛,你忍一忍!”可能是感受到了莘含香的异样,唐渊抬起头,看着她轻轻的说。

     莘含香抬眼望去,浓黑的眉毛下,是一双明亮的眼睛,闪耀着光芒,像是一团火,不含杂质,无限温柔。

     莘含香不敢看唐渊的眼睛,无限娇羞的扭过头,红着脸,轻轻的点了点头。

     伤口初碰到水面有微微的刺痛感,莘含香皱着秀气的眉毛,眼睛微眯,强忍着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唐渊低着头,认真的清洗着脚上的伤口,没有发现她的异样。摸索着从包袱里拿出一个小瓷瓶,伸手在掌心倒了一些出来,然后涂抹在脚上。“好了,伤口差不多洗干净了,注意不要让伤口感染,保证三天之后,完好如初!”

     “你倒在我脚上的东西是什么?”莘含香伸头看了眼唐渊手里拿的东西,褐sè的药粉,抹到脚上的时候有种清凉的感觉,仔细用鼻子嗅一下,居然还能闻到一股很好闻的花香味。女人的好奇心能杀死一只豹子,于是,莘含香顾不得娇羞,开口问。

     “消肿止痛酊,专治跌打损伤,腰肌劳损,坐骨神经痛,腰椎间盘突出,一瓶见效,没效果,不收钱!”唐渊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莘含香:“……”

     消肿止痛酊是拿来抹得好不好?而且,这东西好像也没那么多功用,最重要的一点,居然还要收钱?也不知道是谁害得我这样,不是因为脚痛没法站立,莘含香恨不得爬起来一脚踢死这货。

     刚才因为伤口的痛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所以她能忍住,现在的话,她没办法不出声了,因为,骨头痛。

     唐渊用手握着她的脚,一圈一圈的在扭。

     “你干嘛?”莘含香怒视着唐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差留下来了,痛的!

     “脚腕红肿,有淤血淤积,我在帮你活血化瘀,不然的话,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恢复行动之力。”

     莘含香了然的点了点头,可是你也用不着这么大力吧?

     很奇怪啊,莘含香是这么觉得的!经过唐渊一段时间的按摩推拿,痛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舒服,有种让人闭上眼睛昏昏yu睡的念头。唐渊的手法很特别,轻柔舒缓,时轻时重,莘含香觉得自己必须要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不然又要叫了,这次是因为舒服的!

     于是她便去研究唐渊近在咫尺的光头,以及眼神清亮,表情认真的侧脸。真好啊!既安静又静谧,彷佛这一刻的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莘含香慢慢的闭上眼睛,享受美好!

     石头做成的石阶上,一对年轻的男女,女人脸红红的做在石阶上,男人蹲下身子,温柔的样子,像是在帮女人洗脚,昏黄的路灯照shè下,这样的画面似乎定格成了永恒,真美啊,美得好像一副画!

     “想叫就叫吧!有了快感你就喊!”唐渊看着莘含香闭着眼睛,俏脸上一副陶醉满足的表情,笑着说道。

     “噗通!”

     一个人影从石阶上掉了下去,扑腾了几下,不多时,水里冒出一个没有头发的光头。

     ps:有了快感,你就投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