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冤家路窄!
    问:开学期间为什么下雨?

     答:一:揭示了故事发生的背景。

     二:渲染了凄凉的气氛。

     三:暗示了人物悲惨的命运。

     四:揭露了凄惨的社会环境。

     五:为接下来的苦逼学生党的苦逼生活埋下了伏笔,与失去美好的暑假形成鲜明的对比!

     唐渊抬起头望了望天,天空中细雨霏霏,飘落着极其细小的雨点,让本来就有些yin寒的天气变得更加寒冷。

     唉!天公不作美啊,唐渊叹了口气。

     看着巍峨壮观的学校大门,以及门口进进出出浑身充满朝气的年轻男女,唐渊的心情也跟着激动起来。他没进过学校,不曾体会到学校里生活的那种ziyou与激情,现在有机会亲身体验,有些喜欢这种感觉了。很青chun的感觉,充满了阳光的味道。

     “看来当学生并不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嘛。”唐渊的眼神跟着一个个从身边穿梭而过的美女身影移动,轻声说道。

     “喂,赶紧的!把打车的钱付了,我还要继续去拉人呢。”出租车的司机师傅按下车窗,扯着嗓子对唐渊喊道。

     “哦,哦,就来,就来!多少钱?”唐渊被出租车师傅的一声大喊打断了意yin,俯下身子趴着车窗问。

     “一百!”师傅头也不抬的答道。

     “这么贵?”唐渊有些诧异。

     “这还贵?你知道从那别墅区到这儿有多远吗?不贵啦。”

     “算了,你开车把我送回去吧,我自己走着来。”唐渊摇摇头,作势yu打开车门。

     “哎,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哪有把人送到地方再把人送回去的道理?”这货真是个奇葩!司机师傅有些无语。

     “嘿嘿……那是你以前你没遇上我,从今天开始就会有这道理了。”唐渊嘿嘿笑道。

     “算我倒霉,一个住别墅的,居然连打车都要砍个价。你给八十好了,不能再少了,再少我就亏本了!”司机师傅摇摇头。原本看到唐渊是从别墅出来的,准备好好宰他一笔的,没想到这人这么小气,看来愿望是落空了。

     “记得找二十啊!”唐渊掏出一张大红sè的软妹币,临了还不忘提醒一下他找钱。自从有了两次让莘含香掏钱的经历,唐渊终于知道钱的来之不易,对于钱也有了最浅显的认知:有钱,好使!

     司机师傅不情不愿的找了唐渊二十,关上车窗,发动车子,一踩油门车子便像离选的箭一样冲了出去。在临去前,唐渊很清楚的听见了那个司机师傅说的一句话,他说,有毛病!

     唐渊很大度的没有计较,我是一个有素质的人!他对自己说。

     早上的时候,他拒绝了师姐开车来送自己的好意,坚持打车自己去学校,林清河坳不过唐渊的决心,所以只得由他去了,不过却在临出门前,塞给了他一张卡,这次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

     当然,唐渊也没有拒绝的意思,有钱行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当是自己先从师姐借的好了。

     清海大学始建于1958年,是省属的一所以工、农、医、管四大学科为主干,其它各学科协调发展的地方综合xing大学。学校学风淳朴,校园环境幽雅整洁,是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大学。

     今天是九月十六号了,学校开学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了,而且唐渊早上八点从家里出门,打车大概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样子,现在是时间也差不多快十点的样子,却依然可以看见有学生行走在校园里。看来,大学里的不限制时间,ziyou,一切全靠自己自觉果然是真的。

     想到这里唐渊对大学的喜爱又多了几分,我爱大学!

     唐渊拿着老太太秦小婉给的推荐信,准备去找学校的负责人,可是看着信上寥寥的三个字:张兴儒,有些无从下手。

     看着前面的两个倩影,唐渊捏捏嘴巴,露出笑容追了上去。

     “你好,同学,请问……”唐渊露出平生最好看的笑容,逮着一个路过的学生问道。

     那人回过头来,露出一副受惊的摸样,接着脸上的惊诧便被愤怒所取代:“是你?”

     “可不是是我嘛,为什么是你?”唐渊尴尬的摸摸鼻子,没想到这么久了,还被这小妞记挂着,倒真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几天不见,这个女孩儿看起来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看,肤sè一如既往的那么白,不过那天把着马尾的头发今天任由秀发披肩,倒是多了许多清纯的味道。

     格子衬衫外面一件咖啡sè的外套,淡蓝sè的牛仔裤,和一如既往的紫sè慢跑鞋。整个人多了许多青chun时尚的气息。

     “为什么不能是我?这里你家的啊?”

     唐渊:“……”

     “小璇,你们认识?这位帅哥谁啊?也不介绍介绍?”同行的一位女生似笑非笑的看着李青璇笑着说。

     “一个穿着皮鞋跑步的白痴!”李青璇的气呼呼的回答。

     “喂,够了啊。我忍你很久了,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污蔑我?”面前的人好死不死的就是上次早上遇见的大长腿,按说,身体特征这么明显,自己一个能够看的出来才是啊?为什么早没有发现呢?唐渊的眼睛往下瞄了瞄,恍然大悟,怪不得没看出来,原来今天穿了条牛仔裤!

     小样儿!穿了牛仔裤我还真认不出你来!

     “流氓!”李青璇瞥见唐渊所瞧得地方,又是一阵羞恼。

     “喂!我怎么你了?就成了流氓了?”我冤枉啊!唐渊心中呐喊道。只是看了你腿一眼就成了流氓了?你穿着裤子了好不好?要是不小心碰了你一下那岂不是十恶不赦的混蛋了?

     “你混蛋!”李青璇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总之看见他就让人很生气,你说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让人讨厌的人?

     这下好了,真成了混蛋了。

     “懒得跟你说!”唐渊撇撇嘴,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这位同学?我想找张兴儒,请问他在哪里?”唐渊转过头去,露出一副更加灿烂的笑容向李青璇身边的那个女生打听道。

     “不许告诉他!”李青璇将那个女生拉到自己身后,像老母鸡护着自己的小鸡仔一般,自己冲到前面面对着唐渊。

     “喂,有没有搞错?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处处跟我作对,你是什么意思?”唐渊是真的有些生气了,没想到一出门就万事不利,还遇到一个疯女人。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你讨厌!”李青璇昂着头,一副和唐渊有深仇大恨的摸样。

     “疯婆子!”唐渊转身就走。

     “你说什么?你给我站住!”

     “没听清吗?我说你是疯……”唐渊转过身,怀里撞进来一具身体,柔柔的,软软的。虽然力道有些大,不过唐渊很喜欢,如果力道再大些或许会更合适。手里好像握着什么东西?唐渊试着捏了捏,不错,很软,手感很好!这种感觉不好形容,不过他很喜欢这种感觉。没想到她还真的追来了……

     李青璇趴在唐渊的身上不愿意起来,脸红的像滴血,没想到这货真的听话站住了,而自己居然撞进了他的怀里?而那个混蛋的咸猪手竟然触碰到了自己的禁忌。李青璇想死的心都有了,不过再这之前应该先把面前这个可恶的家伙先干掉。

     “我知道我的怀抱很温暖也很柔软,但是你也不能一直趴着不起来是吧?毕竟我跟你非亲非故的,让别人看见还以为我们什么关系呢?”

     “啊——”高分贝的女声尖叫响彻整个校园。

     “你这个混蛋sè狼白痴王八蛋蠢猪……我一定要杀了你……”望着唐渊落荒而逃的身影,李青璇歇斯底里的大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