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头上没有头发的家伙都不是坏人!
    唐渊艰难的挤进人群中去,一步一步艰难的前行,终于来到了近前。这时候,空了的位置早已换上了另一个不服输,或者是为了一百块钱而来的英勇挑战者。

     “嗨,朋友!在走两步我可是要将军了啊,注意了!”王大柱笑眯眯的看向面前的小伙子,得意的神sè怎么也隐藏不住,既欣喜于自己棋艺的再次进步,也有为即将到手的十块钱而高兴。他的口号是:苍蝇再小也是肉!十块钱也是钱!积少成多,涓涓细流也可以汇集成汪洋大海!

     小伙子急的抓耳挠腮,却不知如何下手,面前的这个摆棋的人棋艺很高,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是他的对手!他有些后悔,都怪自己爱摊小便宜,没把一百块钱赢过来,自己却倒贴了十块钱。“哈哈,还是速战速决吧,后面还有人在等着呐!”王大柱不停的催促,倒不是怕到嘴的十块钱飞走了,而是想着抓紧结束这盘棋,好让下一个投机者接着上,他需要趁这个人多的机会,狠狠的赚他几笔。

     小伙子实在是受不了这么多人在这围观的尴尬了,他心一横,手一挥,胡乱的走了一步棋。现在的他恨不得直接扔给他十块钱,然后扭头走人。真是太他娘的窝囊了!

     “哎,哎,错了,你不应该这么走!”唐渊实在看不下去了,走到近前,也学着小伙子的样子蹲在地上,捡起他刚才走的那个棋子,对他说。

     “喂,喂,观棋不语真君子!懂不懂规矩啊你?”王大柱气恼的说道,可不能让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手一挥,就要去抓住那只毁他财路的手,可是他并没有抓住!只觉眼前一花,那只手已经越过他的手,把那个年轻小伙子走错的棋子摆放到正确的位置上了。

     “喂,喂,助人为快乐之本!懂不懂道理啊你?”唐渊神sè不变,气定神闲。那满不在乎的语气,和无所谓的表情。气的王大柱差点内出血。

     王大柱抬眼看向破坏自己的财路的家伙:没毛?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又仔细看了一眼,真的没毛耶!

     没有头发的脑袋,清秀的面庞,匀称甚至于有些消瘦的身材,手里还捏着一串佛珠。更加怪异的是:身边带着一条大半人高的大狗,即使是蹲坐着,也让人无法忽略它的高大,嘴里伸出猩红sè的舌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王大柱看。彷佛随时准备扑上来咬一口!

     对于出现不明情况的人,以他多年处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的经验来看,对付这种人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能唬的了就唬,唬不了就溜!

     “怎么?居然是个和尚?和尚也会下棋的么?你不是应该在间寺庙里,敲敲木鱼念念经吗?”

     “那是一般的和尚,我可不是一般的!再说,会不会试试不就知道了?有位伟人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途径!试试吧?”唐渊漫不经心的说道。

     “自然会让你试试的,不过要等这位小伙子下完才行。”王大柱拉长着脸,眼里透着一股yin狠的味道。

     “不用等了,我认输!”小伙子站起身,从裤子的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十元钱扔给王大柱,一转身,扭头便走了。nǎinǎi的,真他娘的丢人啊!

     “喂,喂,等等,你的棋其实还是有机会反败为胜的。”唐渊招了招手,回过头去,却已然不见了人影。被帮助的人都没了热情,想帮的也就无计可施了。

     “现在,轮到你了,和尚!我倒是想看看,你是如何一个高明法?”王大柱心里冷笑着。和那些老家伙们下的多了,王大柱也变得有自信多了,天天和这些棋子打交道,就是坨大便也能熏出点香味来了。

     “哼哼,会让你如愿以偿的!”唐渊笑着转过身,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

     ……

     “将军!”唐渊手一挥,棋子落在象棋板,发出一声清脆的落子声。

     王大柱被这清脆的声音惊得全身一震,彷佛不是敲在象棋板上,而是,敲在他的心里!

     “我跳马,不对,不对,我,我垫车!”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脑门流淌了下来,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棋盘,似乎是在寻找着破绽。遇见这么个难缠的对手,真是我的不幸啊!

     “你已经无路可走了!”唐渊冷漠的说道。“真是替你感到惋惜啊,出门之前,你应该记得先看下黄历的!”

     “这次是大意了,我们再来一局,这次我……”

     “到此为止吧!”唐渊摆摆手,打断他的话“截止到目前为止,你已经连续输给我二十局,按照你所说的:赢你一局得一百,所以你得付我……哎呀,真是好大的一笔数目呢?看来我得掏计算器出来算算了。”

     “和尚!赢了钱就想跑?天下间,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啊!”王大柱眼里的凶光一闪而没,身体摇晃着站了起来,脸上的横肉跟着一颤。

     “怎么?难道你口袋里还有多余的钱么?还是说,你根本就是想赖账?”唐渊装出一脸惊讶的表情:“这可是不行的,大伙儿科都看着呢!赶紧拿钱吧。”

     “是啊,是啊,输了就是输了,可不能赖账啊。”

     “老子平生最恨两种人:一种是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另一种就是你这种输钱就赖账的人!以后见你的摊子一次就砸一次!”

     “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做的出输钱赖账这种没品的事?真是给我们同样作为男人的脸上抹黑!以后见你一次就打断你的小**一次!”

     围观的人一个个群情激奋,七嘴八舌的指责,彷佛他们已然化身成了唐渊,而王大柱这个无赖,却想耍着欠钱不还的鬼把戏,谁愿意跟你来这套啊!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钱却可以使事情发生一万种可能!

     唐渊其实不是真的想要王大柱掏钱,他现在只是刚下山,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孩,对于钱,甚至对于任何一种新兴事物,都没有一个具体的衡量标准。唐渊只是看不惯他的所作所为,在说了,惩罚坏人,骗子,不正是他这样五讲四美,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社会主义热血好青年该做的事吗?

     王大柱摆摊这么多年了,不说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但是基本上都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所以很少吃过什么亏。今天遇见这么个难缠的角sè,他认栽了!一来:自己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了,二来,唐渊后面站着一票群情激奋的群众,若是不给钱的话,毁了自己的信誉,那可就更加糟糕了!

     他现在头疼的很,原本是想展现一下他的混混本质,以此来蒙混过关,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但是,却又不愿意承认自己输了,毕竟他身后已无处依靠了,不是可以输得起的人了,而且,这个世界上,有谁会喜欢一个一直输一直输的自己呢?真是不甘心啊!

     在众人“热切”的目光注视下,他的手慢慢的伸向自己的上衣口袋,缓慢的几乎会以为是慢镜头回放。看起来真的是很不情愿!

     王大柱紧紧的攥着拳头,眼睛瞪得滚圆:“喂!和尚!你们信佛的人也需要这种黄白之物吗?‘钱乃身外之物’不是你们一直挂在嘴边的话吗?”

     “是啊,或许在这之前,我说不定会分文不取!可是,我现在,已经不是和尚了啊!”唐渊抬起头,眼睛望向远处无尽的天空,那里有一座山,还有一间破庙,里面住着一个令人讨厌的人。老家伙,我不做和尚了!你满意了吗?唐渊微笑,转身,将一叠的钱塞到带着一个小女孩在行乞的老乞丐的破碗里,转身离开。

     蹲坐着的大狗,见主人离去,粗壮的大腿一发力,身子跟着一跃而起,追着主人的身影,狂吠着,奔跑着。金黄sè的毛发闪耀着黄金一般炫目的光芒!狗尚且如此,身为主人会如何呢?

     ps:如果你看到了这里,那么,我想说句谢谢,看小说就是消遣,你的会心一笑就是我努力的目标!枯坐电脑前好几个小时,能得你一笑,我亦满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