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爸爸!我们去哪儿?
    孩子是祖国未来的花朵,而华夏的家长们对孩子的看重更是全世界无人能及。对待自己的孩子一直如温室里的花朵般小心翼翼的守护着。

     清海师范小学。

     门口聚集了一大批人,老的少的都有。以年纪渐长的一些老年人占大部分。偶尔也能看见年轻一些的少妇,他们是来接孩子的。爷爷nǎinǎi们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谈论自己家孩子现阶段存在的一些问题,彼此交流着带孩子的经验。

     在说起别人家的孩子不成器的时候,总是带有安慰xing的语气。

     “你看,老李家那小子,穿衣服还要他他妈帮忙。都六岁了还在尿床。”

     “是吗?老李家那孩子怪可怜的,听说生下来的时候脑部供氧不足,导致现在脑子有些不正常。唉,真是可怜那孩子了,本来多好的一孩子啊。”老人如是说。

     不过在提到自己家孩子的时候脸上便成了一副骄傲的表情。

     “我家那小孙子都上中班了,过完年就要升大班了。现在就能从一数到一百,昨天晚上兴冲冲的跑到我们房间非要给他爷爷朗诵诗歌。呵呵……”

     “是吗?你家娃儿今年才四周岁吧?”

     “没呢,他妈生的晚,在近年关的时候才生下他来。现在才三周半。”老人的脸上是一副更加得意的表情,满是皱纹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如盛开的花朵一般灿烂。

     “你也是来接孩子的?”站在旁边的大爷往唐渊身边凑了凑。

     “是啊,大爷”。唐渊对老人笑了笑,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快到放学的时间了。

     “孩子父亲?”老人没话找话,试探着问。

     “对!”唐渊硬着头皮承认了。

     再过几天,唐渊也要去学校报道了,想必以后很少会有时间来看安安。

     如果不是莘含香提起他还有一个便宜女儿唐渊都快把这事儿给忘了。既然做了别人老爸,那就得承担责任了啊,可不能让人孩子的这一声老爸白叫。

     索xing今天无事,唐渊便主动承担起接孩子的重任来。以前都是莘含香来接的,今天她被唐渊放了一天大假。

     “哟,这么年轻啊,看着不像有孩子的人啊。”老人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对于老人的问题,唐渊有些无可奈何,成为安安爸爸这件事,过程错综复杂,情节离奇曲折。三言两语还说不清楚,所以唐渊只得抓了抓光头,尴尬的笑笑。

     “叮铃铃……”

     放学的铃声打响了,时间出现了一瞬间的凝滞。学校门口出现了一段时间短暂的安静,静的落针可闻。

     驻足在校门口的家长,孩子的爷爷nǎinǎi们翘首以盼,伸长了脖子向学校里张望,注视着每一个从校门口走出来的孩子。

     “小明,小明,妈妈在这里!快到妈妈这里来。”一个孩子的母亲向走出门的孩子招了招手。

     “妈妈,妈妈!”孩子兴高采烈的叫着,蹦跳着向母亲身边跑去。

     “哟,我大孙子也出来了!不说了啊,哎,石头,石头!爷爷来接你放学了!”

     “爷爷?我爸爸呢?”孩子先是四下望了望,发现没有别人以后疑惑的问。

     “怎么?爷爷来接你放学,你不高兴?”老人佯装生气道。

     “不是,不是的爷爷,只是爸爸早上答应了我,说会来接我放学的。”叫石头的小孩认真的向爷爷解释,只是到最后发现爸爸又骗了自己后,脸sè逐渐黯然了下去。

     “哎,你爸爸他做生意忙啊,你妈妈也在上班,他们哪有时间啊。他们都要工作啊,不工作的话,石头怎么去上学呢?怎么和其他的一起小朋友玩呢?”老人叹了口气,现在年轻的父母们啊,都忙着上班,工作,连来接孩子放学这点小事都办不到了。

     “嗯,我知道的,爷爷,我不怪他们。”石头重新抬起头来,看着爷爷认真的说。

     “好孩子,好孩子!乖啦。”老人欣慰的摸了摸孩子的头。

     先前与唐渊谈话的老人也接到了自己的孙子。是个长的虎头虎脑的可爱小子。

     叔叔好!看到与爷爷站在一起的唐渊,他礼貌的向唐渊打招呼。

     “你好!”唐渊笑笑,揉了揉孩子柔顺的头发。懂礼貌的孩子总是更容易获得别人的好感一些。

     “老人家,你家小子很懂礼貌啊!”

     老人亲热的捏捏孩子红彤彤的嘴巴,脸上得意的神sè怎么也隐藏不住,满是皱纹的脸上尽是掩藏不住的笑意。

     “跟叔叔说再见,我们走了。”老人接过孙子身上的书包吩咐道。

     “再见!”孩子向唐渊招了招手,蹦蹦跳跳的跟着爷爷跑远了。

     唐渊有些焦急,学校打响放学的铃声已经很长时间了,学校里的孩子大部分也都出来了,可是到现在还是没看到安安的身影。

     就在唐渊准备打电话问问莘含香的时候,终于看见了那个小小的身影。

     安安正和一个小男孩走在一起,小男孩拉着安安的手看着她的脸,认真的在和安安说话,像是在安慰她。

     “安安,你家里没有人来接你吗?”小男孩看着安安疑惑的问。

     “以前都是妈妈来接我放学的,可是,今天早上妈妈和我说她今天有事不能来接我放学了。”安安掰着小手,低着头,闷闷的回答。

     “没事,你可以和我一起走,我送你回家!”小男孩拉起安安的手,拍着自己的胸脯保证似的说道。

     “谢谢你,乐乐。”安安还是一副高兴不起来的样子,出于莘含香这一阵子以来的教导,她还是礼貌的向乐乐道谢。

     “安安!安安!”

     安安有些奇怪,似乎有人在喊自己,可是妈妈说过今天不会来接自己的,而且这也不是妈妈的声音啊。会是谁呢?

     “安安,安安!”这下听清楚了,确实是在叫自己。这声音好像有些耳熟,似乎是爸爸的声音,对,是爸爸的声音。

     安安焦急的四下望了望,想确认声音传来的方向。

     她把头扭向左边,没有,又把头扭向右边,还是没有!前面也没有!她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会儿,一下子转过身体,终于发现了唐渊,自己的爸爸。他的脸上带着笑容,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在看,双臂伸开,张开了怀抱,像是在等着自己扑过去。

     安安有些委屈,她想哭。

     一把挣脱小男孩拉着自己的手,奋力的向唐渊所站立的地方跑来,小脸上挂着开心的泪水,一边跑一边在喊:“爸爸!爸爸!”

     ps:有些晚,大家不要见怪,还有一章,估计有些晚,还是洗洗睡吧,天怪冷的,明天也可以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