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下面的人听着:不许轻举妄动!
    世界上聪明人的特点千差万别,愚蠢的人只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自以为是聪明人!——唐渊语。无疑,王伟就是那个自以为是的蠢人。

     又言:傻和蠢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完全是两回事!

     傻通常自毁当无害,但蠢通常连累大家。如果有女生对你说:你傻啊,有时候是娇嗔;而有人对你说:你蠢啊!那不用问,一定是责备。就像王伟骂他的手下是猪脑子是一个道理。

     但是蠢货和傻*逼就正好反过来,前者笨而沉默,而后者洋洋自得,孔子云:没有一个傻*逼不是振振有词的。

     所以说王伟也是一个**!

     不仅害己而且还连累别人。

     要说这个王伟人不怎么样,手下倒还是忠心耿耿的。根本不需要十分钟,五分钟便以带着大批的人赶到了。

     围观的群众见双方即将发生冲突,赶忙让开身体,于是王伟手下的一大批人正好可以借此拥了过来。

     “是哪个不开眼的得罪我们伟哥?简直是不要命了,今天我就让他栽倒在到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来的人是一个胖子,非常胖的胖子,小眼睛眯成一条缝几乎要长死了!

     有些人仗着身体的某处优势便开始洋洋自得,这个胖子的一身肥肉便是他赖以生存的保障。

     胖子虽然眼睛小了一点,但是该看到的东西一点也没有遗漏:“哎哟,伟哥,您怎么还躺在地上?伟哥,您没事吧?”

     “叫你不要叫我伟哥!叫你不要叫我伟哥!你就是不听!你就是不听!耳朵长在猪身上吗?”王伟虽然被小弟扶起来了,但是听到小弟依旧叫着旧ri的称呼,心中不由的怒火中烧。他抬了抬手,才发觉手臂已经被那小子废了。手废了不要紧,我还有脚呢!于是他抬起脚,每说一句话便抬脚狠狠的踹他一脚。

     “chill哥,别打了,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一定改!”那个胖子被踹倒在地,但是却他却不敢反抗,只是嘴上不住的求饶。

     “我*他妈像是没有事的人吗?”王伟没有停手的意思,一边踹一边继续骂:“我怎么养了你们这么一群废物?”

     唐渊和刘洋站在在一边冷眼旁观,毕竟这种狗咬狗的戏码是不多见的。

     “死了没有?没死就赶快给我爬起来!”王伟又踢了他一脚,这胖子皮糙肉厚的,打的人jing疲力竭估计他都没感觉。

     “没死,没死,chill哥!”胖子拍拍身上的泥土便站了起来。

     “chill哥,是哪个不开眼敢得罪你,告诉我,看我不弄死他!”胖子盯着眼前的两人,小眼睛里冒着凶光。

     “就是那个抱着小孩的!给我使劲的招呼他!”见到自己人已经到齐,王伟说话也变得大声了起来。

     “都他*妈别动!”刘洋一声大吼道。

     “我是jing察,光天化ri之下,难道真的要弄出人命不成?你他*妈想弄死谁?”刘洋一步一步逼近小眼睛的胖子,厉声喝问。

     胖子转过身,看着王伟为难的说:“chill哥,jing察!”

     “不用管他,给我上!出了什么事我负责!”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呢?上啊!我不是说了吗,有什么事我兜着!”

     “是,chill哥!”一众小弟大声回应道。

     刘洋眼见一群混混流氓逼了过来,顿感吃力。这些流氓都是惯犯了,打架斗殴进jing察局蹲上十天半个月对他们来说已成了家常便饭。现在这群混混已经没有人把jing察放在眼里了。

     “jing察叔叔是吗?我好怕啊!我为什么这么怕你呢?还请你高抬贵手不要抓我啊!”一个小混混和其他的伙伴们嬉笑着逗弄着刘洋,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还他*妈废什么话?赶紧把这个jing*察撂倒,省的他碍手碍脚,那边那个抱孩子的孩子才是我们‘重点招呼’的对象!”

     几个小混混见胖子发话,于是不再迟疑,从背后抽出武器,或是刀子,或是铁棍……

     刘洋见状不妙,立刻将手伸向腰间准备掏出手枪。糟糕,忘记自己还是穿便服了,手枪放在自己穿的制服的腰间。真是好死不死的,在这紧要关头出这么多乱子。

     刘洋眼见着一根铁棍已经朝自己的脑袋抡了过来,他甚至能听见铁棍高速移动下带来的呼呼的风声。妈的,这群王八蛋,是想把人往死里整啊!

     刘洋闭上了眼睛,现在在想着移动也躲不开了。他不敢想象铁棍砸在自己头上会是怎样一副光景,那样一定很惨不忍睹吧?

     过了几秒他再次睁开了眼睛,用手往头上一摸,没有血,身上也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

     “愣着干什么?怎么?想尝尝这东西砸在头上的滋味?”唐渊推了他一把,扬了扬手里的铁棍,笑着说。

     “你救了我?”刘洋不明所以的问道,刚才铁棍砸来几乎就是眨眼之间,他是怎么救得?

     “说这么没用的干什么?快点离开这里,安安还在那边,我要你帮我照顾好安安,这边我来应付!”唐渊大力的推了刘洋一下,将他推出战圈。

     “既然你想玩,那我就陪你玩好了,不要你可得要承担这么做的后果!”唐渊笑眯眯的盯着王伟。

     王伟颤巍巍的打了一个冷颤,他穿的不少,不是冷所导致的。妈的,被那种眼神一瞧,居然有些害怕,真是怪了!

     “你们有多少一起上吧!”唐渊轻蔑的摊开手掌,指着在场的所有人手掌勾了勾。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一齐扑了上去。

     接下来就是唐渊一个人的华丽表演了,在场的所有都被唐渊一个人的光辉所掩盖。

     一个身体壮实体格彪悍的男人提着一把大砍刀便向唐渊冲了过去,离林枫三步这外站定,双手举刀,挟带几多风声向唐渊脑袋上砍去,如若砍实,唐渊非人头落地不可,这家伙倒真是个打架不要命的主。

     唐渊敲晕一个从背后偷袭的家伙后,在那把砍刀快要触及自己脑袋的瞬间侧身,一把抓住刀背,猛一用刀,刀便从那个男人手里脱落,身体前冲,扣住那个男人的手腕,一个拉字决,那个男大块头便直直地往唐渊的怀里冲过去。唐渊对男人投怀送抱是没有兴趣的,在还有两步距离时,一脚踹过去,扣住他的手也放开了来,然后那个可怜的男人便又回到了他刚站定的地方,砸倒了几个想接住他的男人。

     在解决掉一群人后,扑上来的是更多的一群人。唐渊也顾不得惊世骇俗了,缍使出了他真正的功夫。胳膊断裂声和惨叫声不停地传来。一分钟不到,又一拔冲过来的十几人已经全部倒在地上。而且大部分都直接被林枫敲晕,连喘气呻吟的声音都带,一下子震惊了全场。

     他是谁?这是在场所有人都想知道的答案,在他们的印象里,一个人能打个三五个人那就是很了不起了。而那个依旧挺立的年轻人赤手空拳打倒了二三十个提刀舞棒的男人。

     这不科学!

     王伟也是肠子都悔青了,赤红着眼睛像头受伤的狼一样。他再次凶狠的喊叫道:“都上,全部都上,一起止。做了那小子!卸一只手给十万,卸下四肢给一百万!”

     “还真是大方呢!”唐渊冷笑着盯着众人:“有谁不怕死的可以继续!”

     一众小弟们面面相觑,虽然那些小弟对这一只胳膊十万的资金心动不已,可那也要有命花才行啊。刚才冲在前面的都是比较能打的兄弟,都全军覆灭了,这些还留在后面的——其实就是来叫几声搞搞气氛的——你没看到人家古人打仗时不还专门有人敲鼓助威吗?他们就是鼓手。鼓舞别人往前冲的人手。

     没人向前,反而还有人在后退。

     “都他*妈冲啊。愣在那儿干什么?平时都白养你们了。”王伟一巴掌煽在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小弟脸上,气急败坏的吼道。

     ps:看书的人听着:把你们手里的推荐和收藏都交出来!

     ;